第18章:九星传承
作者: 梅龄章节字数:70689万

又过去了两天,外界的舆.论依旧火热,晏季匀和水菡牢牢占据了近期的“八卦”首位。流言蜚语,各方云动,一场风波还没有停歇的趋势。只因为晏家的态度不明确,外界还都在猜测中。

听女儿这么说,兰母稍微放宽了心,幽幽一叹:“只能这么祈祷了,嫣嫣那孩真可怜,你说要是她眼睛是黑色,不就没这些麻烦事儿了么?女儿啊,你到底要瞒我们到什么时候?究竟嫣嫣的爸爸是谁?”

“宝宝!”水菡欣喜若狂,激动地抱着宝宝又亲又哄,如同失去了至宝而又重新拥有。

“喂,接着!”杜橙抬手一扔,将桃子抛向了童菲。

晏家还有些亲戚也陆续到来,满满一大桌人,就缺洛凯旋夫妇了。

“阿凡……唔唔唔……我好喜欢你哦…阿凡……亲亲……”小颖嘴里无意识地嘟哝着,两手一抬脱下了体恤,紧贴着他,不停地磨蹭着他,妖娆得像妖精。

其余人也纷纷附和赞美之词不绝于耳。

可洛琪珊的酒劲已经发作,身体变得有些沉,晏锥一抓之下还提不动。

“好啊!”芊芊开心地差点叫出声来,抱着童菲的胳膊亲昵地蹭着,撒娇地说:“嫂子,你一定得嫁给我哥哥呀,我们要成为真正的一家人才好呢!”

若不是看在晏锥的面子,只怕人们都会笑得更肆无忌惮,讽刺得更彻底。

分享美美的婚纱照,当然是必不可少的。小颖和梵狄的归来也为水菡的低落情绪带来了改变,现在正坐在一块儿欣赏邱健老师的杰作。

“哈哈,亚撒这家伙够意思啊,人不到,礼还不少,不错不错!”梵狄笑着将礼物接过来,实际上他更多的是好奇,而不是看重礼物的经济价值。

亚撒其实对嫣嫣这孩有着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很喜爱,可孩似乎对他有些误会。

虽然嫣嫣说得很小声,但亚撒还是听到了,先是以愣,随即嘴角犯抽:“你说我什么?怪叔叔?又是兰芷芯教你说的是不是?你知道什么叫怪叔叔吗?我……我……”

说白了就是看中小颖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亲和力。所以才会大胆地任命她为交流大使。

郭鹏眉头一皱:“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我们办案讲的是证据,现在所有的证据对洛凯旋都不利……说不准洛凯旋是得罪了什么人,就连省里边都在关注这个案子,你说我能让他保释吗?”

晏季匀对于中年男子的态度转变,并没有丝毫诧异,或者说他对这种点头哈腰的人已经麻木了,他没有跟对方握手的意思,静立不动。

水菡不解,可她不打算再进去,只好暂时在门外等着,守株待兔吧,等梵狄出现。

下午两点多,亚撒要出去见客户,吩咐兰芷芯也一块去。不是要她一起去见,而是让她去附近洗衣店将他的衣服取回来。

所谓心病还需心药医,杜橙只能救人命,救不了沈云姿的心啊。

“哦,不回来了?好啊,你随意。”水菡淡淡地应了一句,不等晏季匀再说话就赶紧将电话挂断了。

这要是换做别人,此刻一定会变得兴奋过度而开始浮躁,骄傲,可小颖却没有。生活的磨难对她是种锤炼,她成长了,心性也成熟不少,遇到这样天大的好事她也不会得意忘形,她依旧会是那个踏踏实实的小颖。

“哇哇哇……呜……哇……”

市一医院,正是杜橙所在的地方。

晏季匀和水菡是最后一批下来的,亚撒看见水菡红润的小脸蛋上春情未退,这小子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跟晏季匀勾肩搭背的,小声问晏季匀持续了多久时间。

水菡不禁奇怪,亚撒就真那么缺女人么?看他在游轮上玩得那么潇洒,身边随时都没缺过美女,怎么他还这样急切?

;晏季匀狠狠一咬牙,豁出去的架势,站在床前扭腰摆臀,跟着节奏跳起了小柠檬一直想看的骑马舞。

其实老板娘最初留下水菡在这里打工,她就没安什么好心,明知道水菡过了暑假要开学,不能全职了,她想要利用这一点,到时候就以此为借口克扣水菡的工资,比如原本该得两千块,她可以只给一千就将人打发。以前老板娘也不是没干过这种事,良心早都被狗吃了,哪里还会管水菡的处境。只是老板娘没想到水菡今天就出状况,所以才会一反常态,露出本来的面目,凶巴巴地赶人走。

预定的时间是上午十点钟,但水菡不到9点就已经到了摄影棚。所有参与的工作人员都在忙碌着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并且邱健还想得很周到,事先就为水菡安排了一个临时的助理来协助她。

晏锥见她紧紧拧着眉头,他大约能猜到她在想什么,为此,他也是万分无奈,过去的事,是真实存在的,他要老实交代,就不能避免她的酸楚。

p;看来,晏锥对洛琪珊的误解是越来越深了……

然而,蓝覃却突然笑了:“看来你是归心似箭,我如果强留你,你也不会甘心的。这样吧,你老婆的预产期好像是一个星期之后,我没记错吧?”

童霏激动得脸都红了,杜橙被她骂得狗血淋头,并且她还有越骂越起劲的架势。

司仪连续叫了两次晏季匀的名字,可还没见着他上场,所有人都在好奇,新郎在干嘛呢?

有言语,只是她那双会说话的眸子里涌动着哀怨,仿佛在说:“混蛋混蛋你就是个让我伤心难过的混蛋!”

水菡只觉得像是听小说情节似的,令人震惊而愤怒,当听到沈蓉居然为了帮助廖辉逃跑而倒在地上阻止了晏季匀去追,就是因耽搁那几秒的时间才会让廖辉得逞……水菡愤慨,气得浑身发抖!廖辉曾害过她,也害了爷爷,而她和爷爷都跟廖辉没怨仇,也就是说他背后指使的人恨透了她和晏鸿章,甚至整个晏家,但她却根本不知道对方是谁,廖辉这条线索被沈蓉破坏了,断了,以后要再查,谈何容易!

“……”水菡一时语塞,她现在正在讨论小柠檬的安全问题,哪里会舍得走开,晏季匀不给个明确的态度,她能安心?

晏季匀偷瞄了一下她的脸色,继续哀嚎:“哎呀,越来越疼了……你喂我喝,说不定喝点热水就会好些……”

心里万般挣扎都放下了,兰芷芯觉得这次应该相信亚撒,毕竟他是嫣嫣的父亲,他也说了不会将孩子抢走,这就已经是最大的安慰了,她还有什么可求的?

长期服用的人,气色都有所改善,真正地具有保健作用,与市面上许多杂牌产品一比,炎月口服液的优势明显超前太多。

一家三口的到来为这栋别墅增添了无限生机,仿佛所有的植物花草鱼鸟都一下子变得鲜活起来。紫红的土壤散发着清新的味道,混合着园子里桂花幽馥的香味,钻进鼻息,让人在心旷神怡之际又更加深了对这片土地的眷恋。

杜橙一时语塞,她说真格的吗?难道非要走求婚这一关才行?可他一直都觉得只要去首饰店买对戒指戴上不就得了么?

晏季匀十分同意地拍着杜橙的肩膀:“兄弟,要想娶一个女人回家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啊,你得加把劲,千万不要松懈。”

人心最难测,谁能想到事情演变成这样,神差鬼使,完全脱离了预期和掌控。门铃响,惊醒了失神中的水菡。爱睍莼璩是服务员送衣服上来了。

“行了行了,别给我戴高帽子,什么事儿,你直说。”老板娘也够爽快。

水菡接到了老板娘打来的电话,果然,老板娘告诉了水菡,山鹰的赌场在哪里,水菡感激地谢过。

小颖在说出来之后也惊呆了,心头猛跳,她都想不到自己怎么会说出那句话的,太突然了,之前她一点准备都没有,完全是下意识的。

馨是个大大咧咧的性格,平时在家被父母束缚着,在外边就可以无拘无束。

“嗯?混蛋?”水菡一怔忡,反应过来小柠檬口中的混蛋是谁。

晏锥强压下心头的暴怒,让自己冷静下来,仔细观察着洛琪珊,狐疑地问:“你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你不是已经烂醉如泥,怎么会起来了?”

然后,他会成为我的真爱

原唱者的声音是世界公认的天籁之声,最大的特点就是具有空灵而梦幻的美,而此刻,嫣嫣不是在模仿原唱,她唱的是自己的感受和对音乐的理解。对她来说,歌词中的那个姑娘就是她自己,倾诉和思念的对象就是晏晟睿。

了,怎么感觉爷爷和婆婆今天的态度怪怪的,这眼神太过……太过有内涵了!

沈蓉却又补充了一句:“珊珊,鸽子汤里会放虫草,很好喝的,你下了班就别耽搁,早点回来喝汤……还有晏锥,你这小子,如果公司没有特别的事情,你也早点回家来。这生孩子是大事,不调理好身体怎么行。”

一张木板当是chuang了,还有一张小小的桌子,角落里有一堆稻草。chuang上的被单很薄也很脏,在这初秋的季节,白天虽然不冷,但由于临近河边,晚上的温度较低,就像是进入了冬天一样。

晏鸿章端坐于椅子上,面色沉凝,无喜无悲,双眸中有着饱经沧桑之后的淡然,良久,他才缓缓说道:“沈蓉,你不必请求我宽恕晏锥,也不用惦记着去找他。就当他是出去度假了吧。”

人来人往的机场,想要寻找一个人谈何容易。晏季匀打沈云姿的手机已经关机,慌乱,焦急……晏季匀心急如焚,站在机场大厅中央,看着无数陌生的面孔,他只觉得心跳在不断加速,伴随着一股恐惧……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即将失去了吗?难道他来晚了?

不能与云姿成为夫妻,已经是晏季匀心底的痛,如今她和晏锥不知道去了哪里,彻底失去消息,他更是难以承受这样残忍的结果,好比完整的心脏

美食能让人心情愉悦,洛琪

一拍即合,毫不费劲。于是乎,半小时之后,两人就在约定的地方碰头了。

楼上卧室,孩子还在睡觉,躺在g上,被子踢开了,露出白嫩嫩的小肚子小腿儿,两只手还抓着枕头旁边的玩具*兔……肉乎乎的脸蛋上,纷嫩的嘴巴流下一丝可爱的晶莹,这小天使简直能把人的心都萌化了。

兰芷芯每天都会问嫣嫣想吃什么,另外再买些她认为应该给孩子吃的食材,保持孩子的营养均衡。

这别墅是三层洋房,欧式风格,时尚而典,处处都彰显出尊贵与品味。住在这种地方的人非富即贵,绝不是普通人。水菡的到来,硬生生地给这别墅注入了一道不和谐的风景,因为她实在太像难民了。

晏季匀没见过哪个女性像水菡这么个吃法,而晏家一直以来家教甚严,更不会有人这么吃了。

水菡心里确实因为知道这件事而感到极度痛苦,甚至在某一时刻有种难以面对他的感觉,可是听他这么说,她的心又被融化了,他的包容和爱,犹如春风化雨,滋润着她,感动着她。情不自禁的,热情地回吻,抱着他的脖子,学着他的样子轻轻地啃咬……

晏锥先前就已经被家法给伺候惨了,现在虽然能勉强应付,可始终难以与晏季匀的强悍对抗,这一拳将他打得眼冒金星,几乎昏过去。

水菡见晏锥一走,她的肚子也立刻不痛了,眉头也不再皱着,痛苦之色尽去,仰着小脸偷瞄着晏季匀的脸色……

“你……老不正经!”水玉柔嗔怪地白了他一眼,但即使是白眼,在男人看来也是格外地妩媚。

洛琪珊被他这怒目喷火的架势给震了震,心头一凛,但也只是几秒钟的时间而已,她的眼神依旧是与晏锥对视着的,不甘示弱,冷哼一声:“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需要姐再说一次吗?你——脏——”

“那我咬耳朵也算是轻的,我还有更猛的招没使出来!”

“噗嗤……”洛琪珊实在忍不住笑出声了,然后就是哈哈大笑。

晏锥表面上是黑着一张脸,可他的眼睛却是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因为,他感受到了被人吃醋是什么滋味,原来竟是这样的受用。她先前还一脸愤怒加嫌弃,现在却是笑得明媚动人……这叫吃醋也可爱吗?

“……”洛琪珊说不过他,只能红着脸凑近了他的耳朵,身后用唇去亲吻他的耳垂……学着他平时的招数,她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这样,

日子过得飞快,一转眼就临近举行婚礼了,倒数着时间,水菡还是会忍不住紧张。1d7f6。

水菡呆了呆,随即皱起小脸……糟糕,她只顾自己,忽略了晏季匀。他母亲早就去世了,他现在的心情应该比她更难受。

晏季匀心里一窒,拿着唇彩的手停顿在半空……晏家已经为婚礼准备妥当,可以说是应有尽有,看似简单却是极尽奢华,但是,他们能满足所有物质上的东西,却唯独有一件事做不到——找不到水菡的母亲,她那未曾谋面的父亲也是毫无头绪。

就在亚撒心里默默叨念时,忽地,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声。

亚撒并没有因眼下的形势而胆怯,而是用一种看小丑似的目光看着艾米丁,冷冷地说:“你让我不当王储,你是谁?区区一个中校,你认为自己有这个能力吗?我不当王储,难道你当?”

“唔……真舒服啊……”洛琪珊躺在晏锥身边,脸颊贴着被子感受着柔软的触感。

正当她想开口叫服务生,却发现根本看不见其他人在,她一个人沐浴在灯光里,而晏锥他却……

“是……我是你的……你是我的……”洛琪珊颤巍巍地说着,骤然紧绷的身子,她的指甲差点嵌进他肩膀的肉里。

“哈哈哈,儿,你吃醋了!”

这画面很搞笑,杜奕铭的背影怎么看都有点像是落荒而逃。

洛凯旋和梁悦不由得面面相觑,紧接着都笑了,这一屋子沉闷的气氛就此瓦解。

得知晏锥去了瑞士,这夫妻俩又不禁有些忧心了,女儿女婿这小两口,怎样才能重归于好?这是个伤脑筋的问题。

梁悦搂着洛琪珊的肩膀,心疼地说:“有没有想过怎么办?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带着一肚子怨气去了国外吗?”

“我……我……”

晏季匀来不及多说什么,跟着梵狄就跑了出去……

芊芊急得快哭了,想要挣脱哥哥的手,却被拽得死死的,又惊又怕,脑海里只有三个字——完蛋了。

“妈,别光喝醉,吃点菜吧。”小颖说着就夹了一块红烧肉在母亲碗里。

小颖就囧了,妈妈每次喝酒之后就会提到她嫁人的事,可她才十八岁呢……确切地说,是下个月才十八。况且,那啥高富帅的也太不实际了,小颖可没想过那么多。不过为了安慰母亲,小颖只能点头答应着。

现在,儿子又怒不可遏地来质问她,她就算涵养再好也不免有些情绪激动了。

海里,两个手牵手的背影成为了这海天一色中的一道风景,令人落泪的景致。两条年轻的生命就此陨落了吗?苍天在愤怒,乌云密布,海水在咆哮,一浪一浪打来……

梵狄两只手捧着她的脸,半点没有嫌弃之色,他不是不爱美,只是他懂得,有些人,心灵美胜过外表千百倍。

彼此慢慢适应没有对方的生活,也许一切才可以回到原来的轨迹。

晏季匀到是似笑非笑地看着水菡,那目光里蕴含着让她脸红心跳的意味。

晏季匀咬牙切齿地伸出手,捏捏小柠檬的脸蛋:“小子你听好,你,是我的,你妈妈,也是我的!”

晏锥一边穿衣服还一边不停地往浴室的方向瞧,戒备之心很强了。

晏锥心里那个憋闷啊,仿佛乌云盖顶,可他也不甘愿就这样与洛琪珊同处一室。

这位叫蓝泽辉的男人礼貌地伸出手,一双眼睛火辣辣的盯着洛琪珊。

嫣嫣现在可是全校的名人了,男生对她热情万分,但女生就对她羡慕嫉妒恨。郭子琪更是看不惯嫣嫣,总觉得嫣嫣的存在就是对她的一种讽刺。因为她曾和嫣嫣有过节,她那时还以为嫣嫣是个好欺负的人,看不起人。但现在……一切的事实都让郭子琪有种被打耳光的感觉。以她为代表的许多女生都不喜欢嫣嫣。

书房里,晏晟睿面前放着两份件,内容主要是暑期里钢琴学校的课程安排以及师资分配等等,他一边看,一边思量着需要修改的部分。他已经尽量让自己专注,可是,今晚不知为何,总是心绪不宁,脑海里时不时就冒出一张俏丽却又生气的小脸……

又过去了一会儿,佣人送上来一块蛋糕,再二十分钟后,又送来一碗绿豆粥……

就在他开门的那一刻,门口一个影子晃动,想要跑开,然而,却被早有准备的某男抓个正着。

水菡浑然不知自己抱着的是谁,正做着美梦呢,娇憨的小模样纯美无暇却又不经意间蛊惑人心,像梵狄这见过无数美女的男人都把持不住地欲要一亲芳泽。

晏鸿瑞缓缓站了起来,视线却落在了会议室的大门,自言自语地说:“怎么还没来呢,是时候该到了啊……”

亚撒那双犹如蓝宝石般的瞳仁里流露出认真的神色,很是坚决地点点头:“是的,我想娶中国女人……想娶一个像我母亲那样温柔善良贤惠美丽的女人。”

“没错,我可是她老妈的结拜姐妹,是她小姨,她现在飞黄腾达了,也该孝敬孝敬我了,呵呵……”

甚至有的学生还打赌,赌水菡今天不会来学校。原因很简单……出了这种事,光是学校一人一口唾沫就得淹死你了,你还敢来?不知道多少人嫉妒得想将你生吞活剥了才解气呢!怀上晏季匀的孩子,这是多少女性的奢望,多少富豪千金名媛们的目标,如今,却被一个“一无是处”的穷鬼占尽头筹,怎不引起公愤啊……

炎月集团总部大楼。

“干嘛,儿子喜欢那么叫我,你管得着吗?哼!”水菡白了他一眼。

至少,得先让儿子喊他“爸爸”!

“我的胃已经不疼了,你还是一个人吃吧。”亚撒冷若冰霜的口吻犹如冬夜的寒风扫过,说话间,他已经走出了兰芷芯的家门。

可就在这样的环境中,两个对视的大男人谈论的却不是轻松的话题。

坐在亚撒对面的中年男,五官平凡无奇,但脸部轮廓以及眉毛和鼻,却是长得很兰芷芯有几分相似,这到是让他的话有了一点可信……难道真是兰芷芯的哥哥?

杜橙跟方凯琳摊牌之后一身轻松,虽然知道很难说服父母,但至少他会坚持自己的决定。

山鹰苦着脸摇头:“我家老大,做阑尾手术。”

童菲气喘吁吁地在调整着呼吸,仰头望着上方的男人,他帅气的脸就在眼前,有着令人目眩神迷的温柔……温柔?是她的错觉吗?

童菲拍拍自己裤子上的灰尘,借着低头的动作来缓解眼底的酸胀,再抬头时已经恢复平静了:“是啊,成年人接个吻不算什么,大家都不用放在心上,只不过……下不为例,就算是逗我玩,也希望你不要有下次了。”

“你们……这是干嘛?我又不是犯人,你们这是什么眼神?”杜橙不屑地扁嘴,大刺刺地往椅子上一躺……

女孩儿黑亮的眸子打量着梵狄,好奇地说:“你叫什么名字啊?”

“哈哈,好啊,我现在就去订机票,菡菡,你一定要带我去吃你拍的那些好吃的……”

这被刻意营造出来的欢腾气氛之下,隐藏着的是水菡那一颗伤痛到极点的心……想要忘记那个酒会上的男人给她带来的种种不安,甚至不惜第一次叫了陪唱的男人来,水菡这也真是下了很大决心了。

可洪战紧接着又很苦逼地说:“大少爷……少奶奶她……叫了……十个,十个陪唱,还都是男的。”

“……”洛琪珊无语,这男人还能再闷一点么?口是心非!明明就不是真的去买水果嘛!

洛琪珊看他这架势,知道他不会主动开口了,只得轻叹一声到:“你别这样行吗?你心里不舒服就骂我吧,训我一顿也行,你别总是憋着好吗?我真很怕两个人之间出现看不见的隔阂,那会让我们之前建立起来的感情岌岌可危。最可怕的不是产生矛盾,而是明知道有矛盾却不愿解决,一味地逃避,就算过几天或许没事了,可有些阴影会堆积在心里,慢慢地成为过不去的心结。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你明白吗?”

水菡一言不发地转过身去,深呼吸,咬咬牙,打开车门钻了进去,不再回头看他,只是心里那股酸涩却是骗不了人的……

一次次的别离,可还是无法让自己麻木,心依然会痛,做不到人们所谓的“洒脱”。有些事,无法去洒脱。尤其是感情的事,真正能做到洒脱的人,只能说,那不是真爱。

小孩儿的童真,总是那样纯美得让人心悸。这些看似幼稚的话语,大人却一点都不会觉得好笑,只会为这两个孩子的深厚感情而感动。

相见时难别亦难,眼泪和痛苦都阻止不了即将到来的分别时刻。

亲们期待已久的转折,睡得早的亲可以明天来看。】以黄敬为首的一些外姓股东,纷纷在向晏季匀施压,所说的话越来越难听,这群倚老卖老的人其实跟晏家的矛盾不止一天两天了,但他们即使想要爆发出来也是需要机会的,而现在就是他们为自己找的借口。爱睍莼璩

“怎么?黄敬你不愿意卖股份吗?你们因为不能去看望我爷爷而闹腾,真是出于关心吗?你们难道不是想确认我爷爷是否真的倒下了不行了,你们看到炎月的股价在跌,看到外界对炎月虎视眈眈,看到危机了,所以你们坐不住了么?都忍了那么多年,你们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现在公司由我做主,每一个想要趁机浑水摸鱼的人,最好都安分点。我不是我爷爷,我不会念及你们的旧情,别拿公司元老这几个字来压我,没用的。如果你们不服气,可以像我刚才说的那样,把股票卖给我。如果你们想继续留下来,那就安分点,我耐心不多,今天就只说这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晏季匀这话是对黄敬说,也是对在座的每个人说。那双精深的凤眸里,清冷的光线不含一丝感情,绝对的狠,绝对的强。

“对对对,一切都听晏总的!”

发懵了一会儿,水菡就抵挡不住倦意了……最近几天没有一个晚上是睡得安稳的,水菡原本就瘦弱的身子已经极为疲倦了,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

“咳咳……你问吧,我听着。”

“那……还是你。”晏锥笑得更灿烂了,只是这货的手慢慢抬起来,企图想要去抓洛琪珊的手腕但是他忘记了,洛琪珊也是学过跆拳道的,不是软柿子!

晏锥浑身一麻……天啊,这还叫不凶光?刀子都出动了还不凶?

坐在最末梢位置的一个中年女人紧紧攥着筷子,眉宇间隐隐露出丝丝紧张。她就是晏锥的母亲——沈蓉。

小颖尴尬地低下头,咬着唇,默默地退下去了,但可别以为她真的就会端咖啡来,这小丫头正琢磨着要让梵狄和什么才好呢。

梵狄真是感到有点挫败,小颖有时很乖巧,有时却不听他吩咐,就像现在。

“ok,你坐下,慢慢想。”梵狄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眉宇间隐透着轻快,看来小颖是心动了。

嗯?梵狄低头一看,杯子空了。

坐在晏鸿章旁边的人是晏锥,就他最冷静了,说话比较少,低垂的眼帘里隐含着点点不易察觉的无奈……水菡都怀第二胎了,晏季匀就快要有自己的第二个孩,可是晏锥自己还是孤家寡人一个,这反差实在有些大,怎不叫人心生感慨呢。

======呆萌分割线======

第二天。

这还不是院长杜泽涛指示的,住院部和其他几个主任一致的意见都是将杜橙安排在最好的病房,专门安排了护士精心照料,医生也是科室里最好的……

童菲买好了衣服走出商场时已经是快8点钟,站在路边,拿出手机,看看时间。

梵狄:“呵呵呵……谁知道你怎么想的?”

“嗯,闻着都挺清爽的,喝起来一定不错。”晏季匀一脸享受地将杯子凑到嘴边……

梵狄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咕咚咕咚将果汁喝光了,这分明是在逃避话题,更是惹得水菡大笑不已……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068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