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岁月静好流年 > 第3章:斩钢神

“公主,这件事情、、、”此刻,马车上的人也意识到孟千寻不是开玩的,是来真的,不由的有些急了,更何况,孟千寻还说,要亲自的去检查结果。

但是,她若是此刻承认自己不是真正的北尊大帝的女儿,那么肯定就上了花断尘的当,接下来,花断尘还不知道会整出什么事来。

衣角打开,衣角上赫然印着一个红色的印子,有些弯曲,有些凌乱。

在现代的她可不是这个样子的,这个男人当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夜无绝听到宝儿的话,似乎微微的愣了一下,似乎从回忆中回过神来,随即收起了脸上的情绪,极为轻松地说道,“然后那个孩子就把饿狼打死了,然后就回去了。”

那时候,他是害怕的,真的是害怕,几乎有一种要吓晕过去的感觉。

“我有点事情。”李逸风也知道,这个时候来打扰她的确不合适,但是父亲说了,明天就会带着他进宫来向她提亲,所以,他肯定要事先跟她说一下。

那件事情,也是她最近才让人查到的,当然,她不可能会告诉李老爷子。

孟冰正在想着李逸风提亲被拒绝的事情,被她这么一问,突然的一愣,快速的回神,连声回道,“是,伯母说的对。”

原本,他来参加招亲大选,只不过是好玩,而且也是为了避开家中那老头子的唠叨,但是现在,他却是真的想要娶了。

“怎么?我有说错吗?而且,逸风还自创了无月阁,势力,财富,更是鲜少有人能及。”孟冰对上他一脸的狠绝,却只是微微一笑,现在对他没有了以前的感情,自然也就不会再顾及任何事情,更不可能会怕他了。

比起怒吼呀,动手什么的,可有有效多了。

先前,听他那意思好像是是要请人家的意思,但是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拒绝人家的意思。

她倒要看看,这一次孟冰还能怎么说,不得不说,表哥的这句话,真是够狠的。

“啊,真是太不要脸了,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呀?”有个宫女微微的张开了一下手,看到花断尘的动作时,忍不住愤愤地说道,此刻那声音中带着明显的鄙视。

这个男人虽然平时看起来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是有时候却是十分的细心的,她知道,刚刚他听到他跟花断尘的谈话,肯定是已经都猜到了。

难不成,他一点都不相信他的话,还是相信孟千寻?

那扣着孟千寻的手,猛然的收紧,一字一字阴狠地说道,“快点,否则我扭断她的脖子。”

“皇上、、、”先前进来的侍卫,也急急的向前,查看皇上的情形,不过,他毕竟不是太医,帮不上什么忙。

那怕她当时生下千寻,生命都会不保的时候,她都没有这般的绝望过。

这么一个侍卫,应该比较好对付。

只是,就在此时,就在他狠狠的略带惩罚的加重自己的扣在孟千寻的脖子上的力道的时候。

而且,这一次,他显然也不想再给李逸风任何的机会,所以,话一说完,还没有等众人反应过来,便快速的转身,离开了房间。

“你想都别想。”李赢的眸子微眯,冷声打断了他的话,这样的想法,他连想都不能想。

“呼。”夜无绝呼了一口气,似乎到现在,才终于相信了,脸上也随即漫过无法控制的狂喜,不过,却再次的将她狠狠的揽进怀里,仍就用他那惯有的霸道的语气说道,“这可是你说的,所以,这辈子,你只能留在本王的身边,永远也别想逃开。”

孟千寻微怔,双眸微微的一闪,其实,她知道,他这话是在安慰着她的。

只不过,他就是不相信,就是认定了她的心中一定还有他,只所以那么说,是故意气他的。

有道是怕隔墙有耳,她的计划绝对不能让其它的人知道了。

“你把手松开一点,我都快透不气来了。”花断尘的眸子微闪了一下,然后沉声说道,这个女人搂的实在是太紧了,紧的他恶心的都快吐了。

特别是在床上的时候。

“没有让庄主知道吧?”李老夫人的眸子微闪,再次问道。

就算不能让风儿完全的忘记那个公主,也要转移风儿的注意力,不能再让风儿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公主的身上。

有道是不打笑脸人,他态度好点,老爷子脾气也会小一点。

“老爷子,你这又是发的什么话呀,弄的我还真是莫名其妙的。”李逸风的双眸微闪,一仍的不解,说真的,到现在他还没有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既然你自己不肯说,那就由我来说,我问你,你打算什么时候娶北尊王朝的公主过门呀?”老爷子本来脾气就急,又见李逸风这般的问他,终于忍不住了。

他是何等精明之人,那双眼睛,更是经过了千锤百炼的,那怕是有一点的细微的神情变化,都不会逃过他的眼睛。

他什么时候说要很快的娶她的?

只是,现在不劝他,是不可能的,只能再次说道,“但是现在这个时候,正是招亲大选的时候,怎么可以、、、”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的避开麻烦,而不是再添麻烦。

不过,他此刻说解释,便也更加的肯定了,他当初的确是做了那样的事情。

不过,这会,公主又没有再下命令了,所以,他倒也不好怎么办了,只是冷声说道,“花公了还是离开吧。”

一哭,二闹,三上吊,这可是泼妇的风格,而他现在,除了没有哭,其它的也都算是做全了,而且,做的可绝不比泼妇差呀。

众人纷纷的惊住,这到底是什么人的声音,什么人,才能够发出这般复杂的让人无法形容的声音呀。

他那兴奋的样子,俨然就是一个花痴的样子。

“皇上现在的情况,的确如此,而朝中的事情又不可能一直没有人管,毕竟皇上这近一年的时间没有回京城,朝中真的发生了很多的事情,若是再没有人来处理,只怕会酿成大祸。”李逸风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凝重,而听他这话中的意思,显然对朝中的事情,很是了解,可见,他应该是一直都在关注着北尊王朝朝中的事情。

“千寻,你也不想看着父皇继续为此事担心吧?”北尊大帝见孟千寻一直没有开口回答,脸上隐隐的多了几分担心,再次开口说道,当然,他的话语,仍就是十分的轻缓。

这一辈子,他要的不多,只不过就是能够跟她在一起,只想一家人可以开心的在一起,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会坚持。

她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好好的补偿那孩子的,但是却没有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路将军,这件事情,可是已经积压了三年了,你此刻竟然搬了出来,你这不是为难公主吗?”丞相大人的神色间明显的多了几分不满,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怒意。

他这算是在暗示孟千寻。

“随后,本公主会派人再去明城一一的核实,然后再将核实的结果交给本公主,同样有本公主亲自查收,至于核实的册子,本公主也已经准备好了。”孟千寻再次的拿出了一个小册子,微微的扬了一下。

“哦,难怪我看着那花好像又多了呢,原来是又送过来,那这到底是打算送多少花呀?”那个奉命而来的侍卫脸上更多了几分好奇,不过,想到公主的吩咐,也不敢多做停留,虽然跟那个侍卫说着话,但是脚下的步子却并没有停,仍就快速的向着皇宫内走去。

难道说,在她的心中真的没有忘记那个男人,而且,还在想着那个男人,爱着那个男人,所以,那个男人送来花时,她便被感动了,便要让人将花全部的搬进来。

知道了是她又怎么样?

一双眸子更是直直地望着她,眸子深处带着太多的复杂的情绪。

他这话又是从何说起的?

她现在跟他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的事情她也绝对没有任何的兴趣,为他生气,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现在她的心中满满的都是夜无绝,她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给他,那怕是恨,那怕是生气,都没有,一点都没有。

那生硬的话,已经完全的划分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两个宫女听到孟千寻的话,微微的愣住,快速的抬起眸子,一脸错愕的望向她,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公主竟然就这么的放过她们了,不但没有惩罚她们,竟然连句指责的话都没有,就只是那么一句,以后注意就可以了?

只有知道了皇上的心思,才能够接着皇上的意思去做,才不会出错。

大将军更是气急,平时这些人一个个都围着他转,说的比唱的都好听,但是这关键时刻,却是一个个都成了缩头乌龟,连句话都不敢说了。

她跟他,已经一年的时间没有见面的,此刻,他就在外面的,她的心中自然是忍不住的激动。

“这件事情,我也早有听闻,现在的北尊王朝也的确聚集了各路形形色色的人,那些人,可是来自全天下的各个地方,有各国的王子,也有很多江湖名人,听说,连莲花教的教主也来到了北尊王朝。”李逸风了解了情况后,脸色却是微微的一沉,多了几分凝重,若这只是北尊大帝自己下的决定。

“算了吧,你就别在这儿添乱了。”孟冰也略带懊恼的瞪了他一眼,别人不了解情况,他还不了解吗?竟然还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来。

而她刚刚还在怀疑父亲是装出来的。

“父皇先去休息吧。”这一刻,孟千寻无法让自己这般自私的去逼着他在这个时候下那样的命令,因为她很清楚,一旦下了那样的命令后的后果,她不能让父亲在这个时候着急,至少,她要完全的确认了父亲的病情再做决定。

“不行,我要进去看看皇兄。”虽然那侍卫说不能让人打扰,但是让她等在外面,那还不把她急死了,所以,孟冰不顾侍卫的阻止,直接的进了宫院。

而且,娘亲本来就是十分聪明的女子,也是懂的一些医术的,她一进来,便看了雪太医开的药方。

“外公不会有事的,外公一定不会有事的。”小宝儿慢慢的从孟千寻的身上溜了下来,轻轻的走到了北尊大帝的床前,看到北尊大帝昏沉的样子,一张小脸上是满满的担心与难过。

孟千寻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凝重,这样的后果,她不是没有想过,只是以前只是懊恼父亲瞒着她下了那样的昭书,心中生气,根本就不想去管那么多,但是此刻,那些大臣当着她的面一一的说出,让她根本就无法逃避。

“是呀,望公主能够为皇上着想,为北尊王朝着想。”其它的大臣也都纷纷的转身,面向孟千寻跪着。

孟千寻僵在原地,这样的场面,倒是还不至少吓倒她,但是,却因为,那人是她最亲的人,所以,此刻她无法狠下心来。

那声音很轻,很轻,但是却有着一种浓的化不开的亲情。

这一点,她一直都知道的。

此刻,她能做的只是尽量的安抚他,不要让他着急,不要让他生气。

“你,你已经知道了。”孟冰听到她的话,微愣了一下,不过随即想到这小丫头本来就聪明,知道了也不奇怪。

看来,他们父女已经相认了。

夜无绝的眸子转向怀中的宝儿时,脸上的冷意快速的隐去,随即换上了慈爱的轻笑,不得不说,他还真是一个不错的父亲。

“千寻,这件事情,父皇待会自然是要会跟你说清楚的,不如,你先下去休息,父皇下朝后便、、、”北尊大帝仍就是一脸的轻笑,声音亦仍就如同春风般的轻柔,不见半点的不满。

说真的,她刚开始一靠近,看到那昭书时,还以为皇兄是为她选驸马的,等到看清楚了,才知道不是她,而是孟千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