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铺张浪费
作者: 熙欢妮章节字数:74671万

“疯子,你们都是疯子!”剩下的几个妖尊被吓呆了,他们堂堂妖尊级别的高手,竟然被几个古界王给吓得后退。

草原早就不是三不管的地带,九皇叔一早就派兵接管了这里,对各个部落也做了一些安排,只是……

“嗯,你看着办吧,我累了先下去休息。皇叔那里你多照应一点,有什么事告诉我一声。”在马车上坐了了几个月,安平公主确实乏了,要不是担心九皇叔,早就休息去了。

要知道,各国对前朝宝藏可不是一般的狂热,南陵锦凡这个传说中的知情人,这个时候当然要好好享受一番蓝景阳之前待遇了。

明显,九皇叔看不上豆豆那点功夫,如果要联手,九皇叔更愿意选择豆豆师父。

“符临的儿子呢?”九皇叔却不容他逃避,主动提及。

凤轻尘无力的叹了口气:“谢二夫人呢?”

有两个丫鬟守在凤轻尘门外,见九皇叔过来正准备行礼,却被九皇叔给打断了,以眼神示意她们“滚”出去。

没有外人在,九皇叔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忌,脸上的寒霜稍微缓了几分,放轻脚步推门而入,绕过屏风来到内室,看到凤轻尘果然睡得好好的。

凤轻尘知道,这个时候会过来的只有九皇叔,连忙闭上眼睛装睡,可这一次九皇叔却没有放过她。

战斗中的士兵不敢分神,就怕自己一个失神,被冰冷的剑刺穿,他们把全部精力,都放在战斗上。身体紧绷,如同一张弓,时刻准备着将面前的敌人撕碎。

“神仙下凡?前朝故意放出来的吧,好让百姓心生畏惧,不敢反抗前朝的统治。”凤轻尘知晓,当皇帝的总喜欢弄什么天命所归,祥瑞现身,好让天下人相信,他是上天指定的君王,不敢有反叛之心。

“害怕?你可选择不去。”九皇叔对着火旁的暄少奇道。

王锦凌真多事。九皇叔暗骂,面上却不显,只是道:“你既然知道这事,就应该明白四国的态度。西陵放手不管,北陵不想打,南陵和东陵噎不下这口气,准备出兵杀了西陵天磊。”

凤轻尘用得力道不大,可爱演的豆爷,却夸张得一倒,“嗷……”叫了一声。

玄医谷谷主也很乐意留下来,留在这里,哲哲就不用乱动,可以省很多药材,唯一着急的就只有凤轻尘。

外面火药味十足,双方对垒,阵线分明,九皇叔和洛王的人一触即发。屋内,九皇叔和王锦凌却悠闲的在下棋,一点也不担心外面的情况。

凤轻尘没好气的白了王七一眼:“我也想呀,可是没有官府罩着,我拿什么经商。好了,好了,废话少说,先帮我把图纸重新誊写一份,这房子我等着要。”

凤轻尘没有反驳,乖乖地退到一边,把位置让给太医们。

等到受伤那人,将伤口缠死,可以继续执行保护他的任务时,南陵锦凡便让另一个护卫,帮他把手腕里子弹挖出来。

翟老爷子的私兵,她算是全部掌握在手上了,日后就是花钱,那也是养自己的人,她不至于会白忙一场。

拿下私兵,凤轻尘并不没有回京城,而是带着护卫朝江南走去,至于凤离忧?

“就猜到是他们,皇上不会放心你我,皇上要什么都不做,我才觉得奇怪。”凤轻尘对此半点不意外,皇上不相信他们才是对的。

想当年,步惊云、凌天这些惊才绝艳的武林少侠,就是因为武林大会而成名。而蓝九卿?他直接踩着步惊云成名,把步惊云这个武林大会上出来的第一高手,打得没有招架之力。

再想到暄少奇和他一样,借魔教在江湖上立威,凌堡主心里更不是滋味。当年他费了那么多心思,也没有把魔教总教给端了,可偏偏暄少奇做到了。

“是的,九卿,相信她一次吧,我看那个凤轻尘不一般。”

“让你担心了,在路上出了一点意外。”凤轻尘颇为不好意思,她能想像王锦凌他们听到她出事的消息,有多挑逗心。

好在,王锦凌不舍得让凤轻尘为难,没有继续追问,而是温柔的说道:“轻尘你平安回来就是最好的事,凤府的人这段时间很担心你,思行整个人都瘦了,你快点进去好让他们安心。”

凤轻尘一路窝在马车里,和九皇叔说说话,闲得无聊,玩着九皇叔的头发,根本没有发现方向不对,等到她下马车时已经来不及了,因为车夫直接将马车驶入府内。

“准备马车,让大夫立刻去王……凤府。”他多想把凤轻尘带回王家,可是他不能,他不能坏轻尘名声。

凤轻尘身上不是泥就是血,王锦凌真不知道凤轻尘伤得有多重,只是她身上过高的体温,让王锦凌极不安,生怕凤轻尘烧傻了。

十天过去了,黑骑那里并没有消息传来,这让九皇叔喜忧参半。

“天宇来信,说要去北陵那边,看看能不能好运的,寻找一支老参,你有没有什么要他带的?”

“我承不承认他都是,我娘给定我下的未婚夫,这一点无法改变,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我,而是他。毕竟,不是我巴着暄少奇要他娶我,是他非我不娶。”有那块夫妻玉佩在,还有暄少奇提到她母亲时的熟稔与怀念,她也没有办法怀疑。

豆豆本是随意一说,见凤轻尘气恼地离开,也不再追问,只是……当凤轻尘从马前走过时,豆豆正好看到凤轻尘凌乱的发丝,当下眼睛都瞪圆了。

凤轻尘高估了鬼将的智商!

凤轻尘也没有打探九皇叔隐私的想法,褪去衣衫、滑入浴池,在宫女的帮助下,小心的将长发洗净,终于将那难闻的血腥味去掉了,凤轻尘一身清爽的走出浴室。

那老者好像不知九皇叔和凤轻尘对他的防备,直接走到凤轻尘的另一侧,三人一路在黑夜中前行,那老者时不时就偷看凤轻尘一眼。

蓝氏摆明了柿子挑软的捏,玄情怎么咽得下这口气,她们玄情阁虽小可也不是好欺负的。

“凤轻尘,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这里不需要大夫,不要再有下一次。”东陵九站在凤轻尘的面前,看了一眼凤轻尘的身上的东西了,皱了皱眉,却一句话也没有问。

他们不是要到一个名额,而是一个都没有要到……1016宴请,卢家急了

不过,卢家也是聪明人,他们并没有直接找上九皇叔,而是找上总督夫人,总督夫人给九皇叔凤轻尘下打下手,他们就给总督夫人打下手,1;148471591054062不管花费多大,务必要把凤轻尘宴会办得尽善尽美,让九皇叔看到他们的诚意。

九皇叔慢慢地松开手,如无事状,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副无视所有人的样子。

有谢贵妃在宫中与皇后斗,凤轻尘不担心皇后还有时间找她麻烦,可是安平公主不一样。

这就是自己人的好处!

杀手的压力很大,而找女人就是杀手们常用的发泄方法,而作为杀手界中,唯一一个没有压力的人,豆豆找不到去找女人的理由,所以只好一直拖着。

“不行,我的伤,我身上的伤口,哎哟哟,又流血了。”豆爷连忙起身,想要拉住凤轻尘,让凤轻尘帮他包扎一下外伤。

“你没有儿子,你这话不成立。”郭保济硬邦邦的堵了一句:“我们几个都没有孩子,没有立场指责皇上的不是,我们只是大夫,尽自己的责任就好了。”

他们真心不觉得自己那么做有什么错,他们不要皇上的命,只是让皇上无法再害人。

凤轻尘轻叹了口气,她就算再愤怒这个丫鬟的背叛,此时也全消了。

官差一听,立马回神,正准备上前拉开凤轻尘,凤轻尘却是杏眼一瞪,朝着官差厉声道:

苏文清也是大家族的少爷了,别说凤轻尘这样穿着的女子,就算是与他身份相若的好友,也不敢用这种语气与他说话,但是不知道怎么的。

不过,有本宫护你,你可以活的很好。

“凤轻尘,是我。”男人的声音,很熟悉,但一时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小声点,开门让我进去。”蓝九卿的声音透着一股虚弱,如果不是这样,他哪里会敲门,早就破门而入了。

“出什么事了?”凤轻尘一脸迷惑,她知道事情肯定和蓝九卿有关,但具体什么事却不知,看翟东明这个样子,难道是宫里出事了?468为女倾城傲色,为妇媚色无边

“小……”两人回头,正准备给凤轻尘行礼,却是一愣。

苏绾出事,总比皇上、太子出事的好。

“心虚?磊太子这话说得真好玩,就算要心虚也不是我心虚,别忘了,我在一个时辰前,才知道今天的比试改在兽苑,直到太子说出比试的规则,我才知道今天的比试是怎么回事,我毫无准备而来,所用之物皆是宫中所准备的,哦……忘了,我的长枪还在这里呢,可惜,没沾到血。”凤轻尘暗指苏绾准备充分,显然是早就知道比试的规则,而只了解规则的人,才能利用规则。

凤离清歌冰冷的眸子,闪过一抹诧异,点了点头,便对狼主与御尤说道:“是不是她来了?你们见过她了?”

“哼……在我狼族的地盘说我大胆,你们凤离族好大的气派,我狼族招呼不起,1;148471591054062三位请吧……”狼主越发不留情面

“轻尘的身子会不会影响生育?”九皇叔在谷主面前,没有半点顾忌,他想问什么便问什么。

“凤轻尘,很快就好了。”翟东明替凤轻尘擦着额头上的冷汗,将人半抱在怀里,脸上是难得温柔与小心。

肖扬、许清两人大眼瞪小眼,邰邵身边的护卫一脸悲壮之色,邰邵也是呆呆地不说话,好似绝望了。

凤轻尘这伙什么都不做的往外走,林大人和血衣卫就是再想拿下凤轻尘,也不会动手,他们背不起对先皇不敬的大罪。

在九皇叔和凤轻尘与鬼兵鬼将战斗,冒死闯皇陵时,凤离忧正带着手上的兵马,与南陵的军队交战,再一次让南陵见识到凤离一族人领1;148471591054062兵的能力。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467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