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独步天下
作者: 七月十月章节字数:49677万

身后,北齐人一脸不屑:“要不是事先知晓秦王还没有过支灵川,我都要被他们骗了,还以为他们是担心支灵川有埋伏。”

“周王。”淑妃的儿子,也是年纪最大的皇子。

遇到这么一个女人,真得很操心。

世事难料,不到死他都不敢说,自己这一生都会忠心。所有人在背叛前,都是忠心的……

来了,就别想轻易离开。

好痛的!

“呜呜呜……千城,我要怎么办?我不想被挖心,可是我又害怕你不要我。”唐万斤双手抱着头,蹲在地上,痛苦的抽泣。

“轰……”

心大呀!

不过,秦寂言并不嫌弃,伸手顾千城头发揉了揉,“乖,别哭了,哭多了伤眼睛。”

占尽优势的五皇子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伤还没有好全,就天天围在老皇帝身边尽孝心,无论老皇帝如何残暴,五皇子都尽心尽责,亲自照顾老皇帝的生活起居,不假他人之手。

没办法,主子太能干,他们要不再卖力,说不定以后就没有卖力的机会了。

三个儿子、一大群孙子个个都对皇位虎视眈眈,拉帮结派,就只有秦寂言置身事外,从来不争……

“封大人,你可要好好干,我们可是在殿下面前为你打了包票。”几个副将纷纷来恭喜封似锦,同时不忘提醒封似锦,好记他们这个情。

她总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可一时却想不起来……大殿上,被秦寂言要求写认罪书的不止承恩公一个人,他们此时正愁不知如何是好,见承恩公拉着封首辅求情,一个个眼前一亮,也不管平时与封首辅交情好不好,是不是政敌,纷纷上前求封首辅。

她不能,她的孩子才刚刚取出来,她还得确定孩子无事,还得给自己清理伤口。

太上皇喜欢的是听话、乖巧,感念他恩情的皇长孙,他只有这么做,才能平平安安的长大,暗暗积蓄力量。

“皇爷爷说的没错,没有您护着,五岁的我在无父母保护的情况下,确实无法在后宫活下来,可皇爷爷你有没有想过,我到底是因为谁才会落得无父无母的下场?”即使一再告诉自己,事情都过去了,可心里仍旧是放不下的。

言倾抿着唇,一副不愿意说话的样子,御林军统领几次想要开口,可看到言倾冷峻严肃的样子,到嘴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直到两人走到宫门口,御林军统领才硬着头皮道:“言将军,一个月内揖拿刺客,你可有把握?”

随着太监一个字一个字往下念头,朝臣的脸色越来越扭曲,可却没有一个人敢出声打断,只是悄悄地看向封大人。

立刻换人,继续……

“动作快一点。西胡的兵马要来了。”北齐人心中焦急,而到此刻他们才发现,和他们搭伙进来的人,怎么一点声响也没有,他们不砍断铁链救人出来吗?

“朕就知道你是个明白人。”秦寂言是笑非笑的看向封似锦,手上的棋子也没有停下来,落子极快。封似锦不得不收敛心神,专心下棋,不然输得太难看,秦寂言绝对不会放过他。

果然,当了皇帝的人就是不一样,简直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呀。

秦寂言放下顾千城,没好气的道:“要不要试试本王行不行?”这话的意思,和顾千城所问的绝对不是同一个意思。

顾家几个主子都说见到了尸骨,还血流不止,可她们里里外外都查了,什么也没有看到,难不成,这群人活见鬼了!

朝中的大臣不会因为他得皇帝宠爱,就全部站在他这边,自然也不会因为皇上的厌弃,就纷纷站到五皇子那边。

顾郑氏是个心狠手辣又有成算的女人,可年轻的时候还不够大胆。她把这些知情人远远的打发了却没有杀人灭口。

“嗯。”秦寂言接过信,快速撕开,看到信中的内容后,脸色又阴沉了几分,“景炎,你很好!”趁火打劫,再也没有比景炎更精于算计的人了。

暗一虽然不知信上具体写了什么,但大至内容却知,转身就让人准备了马,而且还是两匹。

而周王以及他的家人,最后是被流放回原来的封地,还是回漠北,就看周王交出的东西有没有诚意。

“言将军,住嘴,本王的事轮不到你来说。”赵王气极,怒视言倾,言倾也不惧,反瞪回去,清亮的眸子里,是赵王丑陋狰狞的样子,赵王不由是大怒,抽刀就朝言倾砍去,可就在此时秦寂言出现了。

众位大臣面上不显,心里却是暗暗担心。担心太上皇真有什么不好,更担心他们的皇帝又要出去,给太上皇寻医问药。

顾千城现在根本没空管这个问题,她现在只想着,要如何解决这两个打手,还有离开顾家!

“现在怎么办?”顾千城双手环抱,盯着风遥猛看……

真得好不甘心。

天太黑,她真心没有注意到,风遥身侧有一个斜坡,不过现在人都滚了下去,想要她下去把人拉上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这样的事不止发生一次,秦寂言已经习惯了。皇上的宠爱可以给他,但也会收回,一旦涉及到切实利益,皇上的宠爱并不能成为决定的因素,他必须拥有自己的力量。

秦寂言面上露出一丝笑意:“和你们无关,凤将军手握重权,焦大人简在帝心,他们保持中立最好。”

凤于谦奸笑一声,说道:“很简单,只要你现在娶妻,然后抢在封似锦前面,生一个孩子,这不就赢了封似锦吗?要是你怕你的孩子,没有封似锦的孩子聪明,那就多生几个,在数量上赢封似锦也是可以的。”

眼中的杀意一闪而逝,待到摄政王转身坐下,脸上又恢复和气的笑,而这个时候太监也将顾千城的座位搬来,出于试探,太监将位置与秦王位置并排安放,而秦寂言没有提出异议。

“我只是想要活命,仅此而已。”她当然有目的,有野心,可她绝不会在秦寂言面前表现出来。

“你确定,她事先不知晓?”老皇帝不怎么相信的道。

他算是看明白了,虽然皇上最近越来越疏远秦王殿下,可心里还是想要秦王殿下继位,不然不会想着将机会留给新帝,让新帝施恩于年轻举子。

“他的事?你说他去西北的事?”顾千城故意装傻,景炎本就是诈顾千城的话,见顾千城反应如常,也就没有多想,坐下道:“西北的事你不担心,我刚收到消息,言倾言将军自请去西北,有他在西北封似锦会轻松很多。”

“所以平西郡王妃才不想他离开。西北那地民风彪悍,又靠近西胡,时不时就有战斗,而且这两年西胡也是蠢蠢欲动,指不定就会打起来。文官还好,至少在城内,可言倾就不同,他去西北绝对是一件危险的事。”景炎说这话时,一直看着顾千城,见她脸色微变,便知顾千城肯定是知道了言倾的心意。

“大秦的皇帝,还真是叫人讨厌。当初梦月怎么不连这小崽子一起弄死。”圣女梦月是长生门前任圣女,死在墨村,与大秦当时的太子葬在一起。

长生门的人强压下心中不该冒出的想法,将盒子打开,看到一粒粒面粉丸子,一个个气得脸色发青,“被骗了!大秦人根本没有忠心蛊的解药。”

顾千城躲在殿外,果然看见暗一请来的向导,在供桌上叠了几块石头,摇摇晃晃的站在上面,手中的匕首则不断的朝屋梁上划。

小雪貂精神十足,忙得不亦乐呼,直到秦寂言带着人过来,它还在努力寻找一颗合心的金珠,不对,应该是一个合心的玩具。

没有目标,一切计划皆是惘然,那人只得折回去禀报给太后和摄政王,好让他们另做安排,可是……

此刻,顾千城终于明白,北齐太后和摄政王听到秦寂言那般无耻的话,心里有多郁闷!

“是!”副将听到这话,双眼一亮,一个个摩拳擦掌,只待明日一战。

顾三叔和顾千城商量后,决定就在今晚,趁贤其侯府还没有回过神,半夜去停尸房。不然,等贤其侯府出手了,他们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千城姐姐,你没事真好……”顾承意担心自己真会丢脸的哭出来,连忙拉着顾千城的手,拿顾千城的袖子挡住脸。

顾承意拉着顾千城的手,一脸恳求地看着顾千城,要顾千城给一个肯定的答复。

知道秦寂言来江南了,景炎就更忙了。

景炎容貌与气质都是一等一,傍晚的霞光一照,整个人就像是仙人下凡,让人不敢直视。

“呵……”凤于谦好笑的看单增,就好像在看傻子一样,懒得搭理单增,凤于谦对呼延千霆道:“呼延将军,单将军估计累狠了,劳驾呼延将军给我们家王爷清条路出来。”

“你等等……”单增忙在身后唤道:“把三皇子放下来,不然我绝不会让你们踏入北齐的领土。”

一杯水喝尽,顾千城觉得自己嗓子舒服多了,怕水喝多了要小解,只喝一杯便打住了。

“殿下,前方有人拦路。”不需要秦寂言问,侍卫便先一步上前说道。

孙妈妈还没听完,就哭得一脸是泪,比顾千城还要伤心:“小姐,你受委屈了,老爷和夫人简直就不是人,他们怎么能,怎么能这样对你,你可是老爷的亲生女儿呀,是顾国公府名正言顺的嫡长女呀。”

要不是看顾千城顺眼,他才懒得教训……

可是一品大员说出来的话,他们不敢反驳,只能捏着鼻子回去,想办法梳理人流,免得真把城门口堵住了。

暗卫知道顾千城此举是以防万一,虽说麻烦了一些,可却没有一个人多说,将外衣脱下,划成一条条,再去缠蜘蛛触脚……

“嗬嗬……”顾千城和秦寂言越是不动,坛子里的人就越是动的厉害。秦寂言见状,突然笑了出来。

是的,灿烂,能让阳光失色的灿烂。

赵王离开前,除了将城中一应粮草都打劫走,城中富商家中的金银也被赵王抢空。官府中凡是不臣服赵王的人都被赵王给宰了,而投靠他的人则一起被带走了,整座城没有一个当官的在。

七天后他们就没有了粮草,而这一带并不是产粮大城,一时半刻还真得调不到足够的粮食,到时候城中的百姓无粮可吃,就算他们再安分饿极了也必会引起骚乱。

这么一忙便到半夜,仅仅比秦殿下早回来一刻钟后。

没办法,子车指的方向,正好和他们是反方向,要救顾千城他们必须折回去。

江湖人,重义,重诺!

秦寂言大晚上的跑来找顾千城,是听到属下汇报,说顾家老太爷打算把顾千城嫁入言家。

“那……要不把顾家整垮,给顾姑娘出气?”

他夫人,就是这么有魅力!

秦寂言看到这一幕,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秦寂言轻轻点头,立刻就有官差上有记录。

“死者眼眼睁开,眼珠翻白,嘴角歪斜,嘴角边和有鼻孔中有涎沫流出。平躺,面朝上,手脚拳曲,右小腿有一处暗伤,青紫色,系死前所伤,不致命。”

他和顾千城商讨过案情,认为背后主谋之人,有很强烈的复制心理,而且很自信,秦寂言不认为,对方会在最后一刻改变决定,提前两天出手。

这种人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秦寂言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给他们,径直往外走。

“是呀,而且我的身份不宜暴光。”要让人知道,秦殿下上战场还带一个女人,她妥妥的是红颜祸水。

“不,很难。”秦寂言伸出手指,在顾千城晃了晃,“京城五十年内,有近千名小妾、通房走私。三十年内有四、五百小妾、通房失踪。甚至,近十年亦有上两百余小妾、通房不见。”

他是喜欢千城的,只是……他们还不曾开始,就结束了。

“这样很好,那个地方……不比家里。”封似锦眼神一飘,看向窗外,而那个方位正好是皇宫。

皇帝纳妃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享受,最重要的责任是,努力让那些妃子生孩子。

得,封大人只得转身,随太监去御书房。

顾千城隐约猜到了,可却没有点破,只道:“为了我的命,皇上一定会同意我去江南。而且有皇上在,我也能舒服一些不是吗?”

“有子车大人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得了准话,老管家也不再多做纠缠,寻了一个空地便坐着休息,等时间差不多,就准备驾着马车去码头。

为什么,母妃就不能消停了一下!

五皇子挥起拳头想要朝墙上砸,可最后却生生忍住了……

“肚子……很疼。”不过几个字,可顾千说完却像是虚脱一样,好似耗尽了所有的力气。

顾千城,这也……太突然了。

这药草对人体无害,只会让人睡得香甜,第二天醒来除了精神好,一点副作用也没有,除非心思特别多的人,不然绝不会发现。

她知道火城有好人,她知道她教导的那些孩子很纯真,很美好,可这些都留不住她,别说火城不好,就是再好也不是她的家,她必须离开这里,回到她家人身边。

在树林里闷头前行的顾千城不知,在她离开村子的时候,有个少年一直站在暗处,目送她离去,并在她离去后,点了一把火将学堂和她住的地方烧了!

顾千城细节一一描述检验完毕,甚至连脚指甲都没有放过,然后才开始准备解剖。

这些东西,处在半消化状态,着实是恶心,秦寂言自认能吃苦,可看到这些东西被顾千城一一挑出来,还是忍不住头皮发麻,一阵恶心……

顾千城伸手拨弄了一下,小雪貂却没有向往常一样撒娇,而是悲伤的低呜一声,便低下脑袋,周身似有一股无名的悲伤萦绕。

这地方,挺神秘的,要不是有小雪貂带路,他铁定找不到。

普通百姓遇到这事,哪里还能镇定下来,饶是有官差在,现场也乱成一团,大家纷纷往两排挤,可是……

而随着他的话落下,现场也安静了下来,听到人还在说话,百姓就自动出面阻止,“别再吵了,听封大人怎么说。”

“封大人是什么人,他可是封家大公子,有封家大公子在,他一定会救我们的。”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9677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