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幻杀
作者: 七月十月章节字数:49677万

我已经顾不上来的人是谁了,只求赶紧把我从这个地方给带走。

可是现在,我看到了宫弦那由于愤怒而骤然变了色的脸。就是我将宫弦的孩子打掉时,我都没有看到宫弦怒成这个样子。

“如果你真的不想要孩子的话,那个时候为什么要表现的那么乖?就是想要我给你一个机会打掉孩子吗?现在你已经打掉孩子了,你以为你可以离开了吗?我告诉你,我不会这么快放过你的,就算你是个恶毒的女人,在我没玩够之前,我还是不会放你离开的!”

我逼着自己不让自己再想下去了,因为再想下去我也不知道我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现在根本就没有那么多时间给我胡思乱想,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先要去处理那个差评。

“除了我老婆睡的时间比较久之外,就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了!”

张兰兰小口的喝着奶昔,眼睛时不时的瞄了眼怀中的古曼童:“果然啊,跟这么多鬼打了交道以后,我越来越发现有时候人还真没有鬼可爱。因为不需要伪装,所以一喜一怒都在脸上。”

我正在犹豫做要不要我也转身跟着蓝先生往回走时。蓝先生却在路旁停了下来。

“我在你的房子里看见过你的相片。”

“不好,那是我妹妹啊,她怎么跑到马路上去了,还站在那里淋雨也不懂得躲雨的,真是的。”

就是没有出现这条蛇,我也可以想象的到当夜幕降临的时候,这个山谷里绝对不会安静。因为这里离磨盘山太近了,既然摩盘山已经不是人类的地界,我不相信在这个山谷里还能有一片净土。

这一切都是巧合吗?我心里暗自打一个问号。

张兰兰的话,让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刚才,我心里也就有了这个怀疑,只是我不愿意相信吧。

我心中一阵恶寒,再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就往下一看。这一低头可不得了,把我给吓得不行。也说不清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反正就是一副大人的面孔,然后长出了小孩子的手……

厨师被这突然的变化给吓了一跳,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我们就已经进到了那个屠宰场里面……

旁边的局长也是被这些东西给震惊到了,眼睛里面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似乎是不能相信,在自己治理下的整个城市,还能有这样的地方。

而我手中的项链此时已经变回了正常的颜色。

“别担心,梦梦,别担心啊。”张兰兰此时也跑了过来,帮我一左一右的扶住了宫弦,并出言安慰我。

“宫先生,有没有需要我效劳的地方。”张兰兰先是看了一眼那个怪物,然后再看向宫弦。说着只有他们才明白的话。虽然是这样,可是我也不敢抬头看宫一谦阴沉的脸,躲闪的回答:“我不怪你。”

他一把拉住了,将我推到刚刚他到了酒的座位上。给我的杯子也倒了满满的一杯:“你最好是小心点孩子,如果真的诚如你所言。孩子没了,那我就每天每日每夜的,让你有的是办法怀上我们的孩子。”说到后面,宫弦的语气变得深不可测。

“林梦,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不知不觉中就走远了,所以回来的路程也就浪费了许多时间。”

她一看到到我摇头,神情立刻紧张起来。

我暗中吁了口气。刚才我差点就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出来了,幸好张兰兰打断了我。

“你别问他了,让我来替他解释吧。”宫弦叹了一口气走到了我的身边。

他的头轻微的点了一下,仅仅是这一下,已经足够让我知道事情的真相。

听了我的话以后,沈小姐的眼中立即就充满了欣喜的神色,忙不迭的对我说:“当然了当然了,只要你能让这一切恢复正常,我立马就消除差评。”

我点点头,现在的人都会有一种这样固有的思想,就是觉得我出现了问题的第一时间你没有主动的来找我,我也不想去找你理论,那么我给你的名誉造成损害,你就一定会主动的来联系我。

怪就只能怪我们那个缺心眼的店铺老板,也不知道给我下了什么毒,也可能就是我天生劳碌命吧,一天天就忙不完的事。

张兰兰怎么做?一定是有她的道理,于是我也就不阻止她,安安静静的躺在她的旁边。手中的面膜纸已经浸湿了我的手心,我想要把面膜纸扔掉,却发现张兰兰一溜烟钻进了我的被子里。

天知道管家又干了些什么事情,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虽然我的心中埋下了很多疑点,但是我也知道,既然想不通就不要想了。那些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还是跟宫弦恢复了以后向他请教吧。

“那是自然,既然林梦这么介意。又是这么大老远的跑过来了,大陈一定会帮你的忙的。”小功的回答也避免了我的尴尬。否则我还不知道该定个什么样的理由,告诉大陈我必须要把这段差评给消掉的原因。

这把桃森剑并不长,剑上还有个机关,就是是弹簧刀那样,一按压中间的那个机关,剑就可以弹开伸长,不用时可以把它收缩回去。倒是方便。

不多时,已经有四个游魂飘上了汽车的挡风玻璃处,完全挡住我看向宫弦的视线。我对他们挥了挥手,嘴里说道;“走开,走开,挡住我的视线了。”说完了我才后知后觉的察觉,他们能听我的吗?

其实在这个时候,我的内心是一片清明的。因为我跟陆雅没有什么太大的利益关系,所以我也不用太看着她的脸色做事。当下我就回了一句:“没接电话除了有事不然还能怎么样?”

我默默的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等着曾大庆先开口。但是等了好久我才确定我的这个决定是错误的,因为我发现,曾大庆根本就是如果你不说话,他可以一直跟你沉默到底……

曾大庆顿了顿,自嘲一笑,然后继续说道:“你说这孩子。我真是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她平时唯一的爱好就是喜欢画画。于是在她前几天过生日的时候,我就从你们店铺里面买了那支笔来送给她。”

再加上我觉得我的担心一定不是没有道理的,金龙肯定会给自己想好后路,反正绝对不会是像现在这样唯唯诺诺的任人宰割的模样。不然他要是真的就这样的话,完全就不可能去盗墓。盗墓这样的事情不仅需要承受肉体素质上面的压力,精神上面的压力,以及心里的压力。

金龙没看我,就像是着了魔一样,直接就将棺材的盖子给推开了。我的心随着他的动作,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坟墓顿时狂风大作,风沙迷住了我的眼睛。

我走到棺材的旁边,发现刚刚打开的棺材盖子现在已经又合上了,周围散发着一些奇异的香味,让我联想到棺材中的女子会不会口含玉石,身体不腐。

只要是人,总该有自己的弱点,我这人也有弱点,尽管不多,可是在这个时候,就显得该死的致命。

突然间,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正躺着的床轻轻的往下压了一下,然后就是一双略带粗糙的手搭上了我的脸颊。我紧张的不行,但是同时又是困得不得了。我就在保持着警惕和跟睡魔作抗争这两件事情中间不停地来回跑动。

如果他能够看到来电的话。这是我心里想的,我并没有说出来。也许是我自己也想骗我自己,如果宫一谦连电话响他都没有听到,说明他跟陈媚正在快活着顾不上来电了吧。

看到此地,也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而三轮车司机也早就走远了。

“这是一幅有山有水的山水画。”大明看了一会儿,说出了他看到的内容。

宫一谦就是够意思,算来他已经救了我好几次了。我两眼冒光的看着宫一谦,只见他继续对我说:“那辆车带着你一路出了城,直奔凤凰山的方向,本来马路上是有路灯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经过的地方路灯都灭掉,我远远地跟在后面,又怕被他们发现了。于是我不敢开车灯,奇怪的是,他们的车竟然只有前面的车灯是亮的,后面的车灯并没有亮,这样就在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我只能凭着我娴熟的车技跟着他们。”

这个时候我突然有些后悔了,就这么的让宫弦走了。而我面前的东西到底会对我做什么,还不知道。我紧紧地挨着花瓶,小腿被那个枝蔓越缠越紧,深深的陷入我的骨头里面。

丹凤突然说道:“你们在看什么呢?怎么眼光这么奇怪。那边有什么东西吗?”说完,丹凤不长心的朝着那个男人的方向伸手过去戳了戳。

我随同张兰兰一起跟丹凤到了再见,再三的叮嘱道:“丹凤,那我们就先住这边了。你有空的时候一定要最快的时间联系我们。”

待张会长离开以后,我想要对张兰兰说出我的疑虑,但是我还没有机会出口,屋里又进来了一个年青的小伙子。

我若有所思的看着电脑,算是了然了。也没有什么疑惑需要张兰兰解释了。

过了一会儿,小钰突然间从房间里大声的喊出一句:“喂林梦。这衣服是你要买还是我要买啊?怎么你让我给你挑,自己反而跑出去喝水了。”

我满肚子不理解,走到了电脑旁,抢过鼠标,打开了刚刚我们聊天的那个文档。

我感激的看了小钰一眼,小钰真的是太善解人意了。我诚心的对小珏说:“小珏,谢谢你,你也选一套吧,我送你。”

我正要阻止大明与小女孩走得过近,却在听到了她说要去玩的方向是那个巷子的出口处,我与张兰兰对视片刻,她对我摇了摇头,示意我跟上他们。

可是,却在我闭上了眼以后,那个诡异的,阴冷的童声却又在此时贴着我的耳朵说:“小姐姐,你是在找我吗?嘻嘻嘻嘻……”

行色匆匆的医生停了下来,把我的腿的情况告诉给我们。

每一次我去地下室的时候都是各种的小心翼翼,生怕碰到什么比如宫建章之类的人,或者他安排的什么保镖心腹之类的人跟踪我。要到达地下室,就要经过一条走廊。旁边是客厅,几个找来的保洁阿姨就靠在沙发上,一脸悠哉的聊着天。

我一边给自己止血,一边将手搭在宫弦安放尸体的那个棺材的上面,让血顺着棺材流进宫弦的身体。虽然不知道这样对宫弦会有什么好处,但是我知道这样对她一定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虽然不知道这个女鬼活着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但是我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傻到去跟她争辩。当时我就怂了,点点头对她说:“当然了,当然了。”

别本来很是正常的一件事情,倒弄得像是我把他拦在了外面,这让别人看了还以为我们有什么呢。

我呆呆的看了自己手里面这一堆东西,然后又看了一看那个匆匆离开的身影,我的心突然有些凌乱了,他对我的关心实在是太多了,我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

“确实是够逼真,若非如此,也就起不到效果了。”大陈连连点头,然后从后备箱里取出了一把稍微大一点的弹簧刀。我一看心里不禁抖了几抖,这不就是刚才我看到的那段情节中大明手持的刀吗?

但是奇怪的是,女模特身上的血往下流的时候,留着留着那血却又不见了。像是被什么吸收了似的。

这桩一直困扰着我心的公案,算是了结了。

如果真是那样,我也没有办法。我无法阻挡得了他们自由行,最主要还是无法阻挡他们的战友之情。

虽然我现在还知道宫一谦的消息。这段时间我有不停的捶打他的电话,可是无一例外的都是提示已经关机的状态。

可是时间不等,半个小时之后,大妈进来询问我们是现在就出门呢,还是休息再走。

大妈很是爽快的请我们出去,她说这里不比城里,没有城里的汽车,甚至是三轮车也没有,主要还是加油不方便,所以他们的出行全部都是靠牛车来做为他们的交通工具。

我连忙联系店里一个叫小米的客服,问:客户不肯删差评怎么办?要不就算了吧,打电话退钱给他,他都不要。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9677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