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开户 第119章:狐疑不决

圣安娜开户

璞鸣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7118

    连载(字)

27118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开户》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9章:狐疑不决

圣安娜开户 璞鸣 27118 2019-09-02

“人皇,把羿还给我!”

太上皇坐定后,双眸微抬,慢慢的望过众人,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今天,本太皇要宣布一件十分重要的,特大的事情。”

那样的鸾儿又怎么可能会选择自杀。

众人一时间都是彻底的惊住,天呢,这个王妃还真是大度呀,竟然就这样让这个女人住进府中了。

虽然此刻岚儿可能会伤心,但是也好过一辈子的纠缠。

“王妃是真的把我们老百姓放在心上呀。”久久的掌声后,一个八十左右的老人慢慢的走向前去,望向上官云端略带轻颤的说道。

“小灵。”那女孩的母亲惊住,急急的想要喊住小女孩,只是,小女孩手中的野花已经递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一朵很普通的野花,真的谈不上美。

他现在,只想快点回府,收拾好东西,快点带着自己的夫人与絮儿离开京城,回到乡下,从此过着安静而平淡的生活,这是太上皇仁慈,赏给他的。

回到王府,进了平时他们住的房间时,上官云端看到房间里布置的一切,却是完全的惊住,此刻,整个房间,就跟他们成亲的那天晚上的布置是一模一样的。

今天,凤阑绝是要弥补她心中的遗憾。只是,她都不知道,凤阑绝是什么时候安置的这一切?

“又累,又饿,没力气了。”上官云端唇角微微的一瞥,有些郁闷地说道,这个男人还真是越来越腹黑了,一大早的就被他戏弄,心中实在是有些气恼。

上官云端的心中微微的一惊,很显然,这个宫女不是凤阑绝先前让人带来的,那么,就肯定是有人易容进来的。上官云端微愣,没见其人,只听声音,似乎就情不自禁的被吸引,被诱惑,只感觉她那声音,似乎在整个夜空中漫开。

她相信,不管是什么书,她都不会输的。

只是,脸上却多了几分黯然,心想,这下云儿肯定输定了。

这件事似乎真的有些。

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却随即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桐城再次的受灾,不过,既然是让官府报上朝廷的暴乱,相必已经十分严重了,但是这个时候,却是万万不能镇压,那些百姓也是真的想反,而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

凤阑绝不放心她,所以,特意把隐留下来照顾她。

从小大人,从来没有人拒绝过她的要求,更没有人敢违抗她的意思。

上官云端没有理会她们,而是慢慢的拿起了桌子的毛笔,沾了墨,微微一笑,便快速的在写了起来。

他是知道那规律的,但是他却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写出这么多的数字,而她竟然一下子写出了这么多,这,这怎么可能呀。

夜如梦虽然极为的不甘心,但是,自己此刻这般的狼狈,只能一脸气愤的下去了。

“皇上,这是管家们算出来的答案。”侍卫先将那些答案拿到了皇上的面前,先让皇上过目。

而随后凤阑绝便带着叶寒来了。

“是,多谢公主。”老夫人微微的直起身,只是脸色却是愈加的难看了,此刻公主越是大度,便越是显出她刚刚的无礼。

“多谢王爷。”凤阑绝也衷心地说道,一颗心也终于放下。

看人,首先要看一个人的眼睛,上官云端相信有这样的一双眸子的人,不可能会坏到哪儿,除非是她太过狡猾,隐藏的太深。

上官云端一脸无知的痴傻,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心中,却是千转百回,她深知,今天皇上将她带进了王府,她就不可能再回去了,既然无法选择自由之身,那么,她就只能尽量的让夜无痕更加的厌恶她。

上官云端暗笑,捉夜狐!那就祝你好运了。突然发现,她现在的身份,对她夜狐的身份,倒是一个极好的掩饰,好吧,终于让她发现了这个身份的一个好处,适当的发挥一个阿q心理,免的自己郁闷。

而且这件事,也是因为上官云端,若是上官云端劝皇上的话,皇上一定会听的。

“让叶寒才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吗?”上官云端的望着那个小瓶子,沉声说道,声音中,微微的带着几分期待,说真的,她觉的丞相不会再在这个时候害她,当然为了安全起见,最好还是先让叶寒来检查一下。

经过了那件事后,凤忆希对蓝魅辰再没有丝毫的怀疑了,而且,也不再害怕,不再逃避了。

“飞赢。”幸好夜无痕也意识到了那侍卫的意图,几乎与上官云端同时出声喊道。

既然已经不管她的事了,她还是先回去,要不然?

这个女人根本就是傻到家了,还说什么装傻?而且,仅仅是这雪凝,便证明,这茶跟她没有关系,她是绝对不会有雪凝的。

皇后气结,一脸阴狠的望向李贵妃,不由的冷哼道,“哼,李贵妃这是什么意思,有这雪凝的,除了皇上,就只有本宫跟你,你不会是怀疑本宫给你们下的毒吧?”

柜子下面的上官云端更加的着急,上官凌雨这一出去,若是没有人发现她的异样,那上官凌雨就真的要上花轿了。

“老夫人,奴婢有重要的事情跟将军说。”李妈虽然有些害怕老夫人,但是却没有退下去,而是鼓起勇气说道。

这是当年他送给鸾儿的,而且是他亲自给鸾儿戴上的,她回来的时候,在鸾儿的身上并没有发现这根链子,原本以为,已经不见的,没有想到。

好在,这个时候,上官傲天也已经带着上官凌雨等人出了将军府。

“要我说,最好是弄他个鸡犬不宁,哈哈。”叶寒再次大笑出声,那笑才叫一个邪恶,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二皇子的心愈加的一沉,明白了此刻事情的严重。

那几个跪在地下的黑衣人听到二皇子的话,都纷纷的惊住,都明白,二皇子这是想要牺牲他们了。

那五个黑衣人面面相觑,脸上都多了几分害怕,其中的一个人,还小心的望了二皇子一眼。

心中明白,只怕二皇子就是这么做的。只是,他此刻这般说出来,到底想要做什么?

上官云端眉头微蹙,双眸中多了几分沉思,突然眸子一闪,脸色随即一沉,难道二皇子是想要。

“你有迷药吗?”众人都把目光转向她。

夜无痕的唇动了几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却仍就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只是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紧张与期待。

只是,出了房间,看到他那略略僵滞的背影,一时间,她却并不知道要说什么,她知道,这个时候,的确没有一个合适的词来安慰他。

秦思柔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心与心痛。

上官凌雨有些疯狂的大笑着,很显然,她还不知道,凤阑绝已经找到了上官云端,而且更不知道叶寒已经救了上官云端。

苏月情唇角微抿,身子似乎微微的有些僵滞,望了一眼那个侍卫然后再望向地上的丫头时,身子微微的颤了一下。

看来,果真如外面所传,夜无痕是真的很紧张秦思柔,这几天,上官云端已经知道了秦思柔的故事。

而隔壁的房间里,上官傲天听到那个男人的话时,眸子微闪了一下,他虽然知道鸾儿并没有受到伤害,但是听到那个男人的话,心中更是多了几分欣慰,若是换了其它的男人,只怕会。

众人惊滞,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二夫人竟然会这么狠的,那个男人那么的对她,她竟然忍心杀了他。

就连上官云端都有些自叹不如了。

“好,好,很好。”

众人都是一脸的不解,不明白他此刻所谓的好是什么意思,更不明白,这个时候,绝王为会还能笑的这般的灿烂。

皇上此刻的心思也是跟其它的人一样,都以为绝王是被丞相说中了,无言以对了。

只是,他无法证明,那答案不是他告诉上官云端的,这件事就好办了。

今天是她们的大婚之日,但是在这一天,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若说二皇子与皇子的事,是皇室中的争斗,她还能理解,但是那个女人的出现,却是真的让她。

凤阑绝的身子微僵,愣了一下,唇角也慢慢的绽开淡淡的轻笑,灿烂中,也是满满的幸福,他寻找了二十几年,终于找到了她,找到一个唯一能够让他心动的女子,所以不管发生任何人,他都会守在她的身边,保护她,爱惜她。

她可是有妻室的人,呸,呸,这都什么跟什么样。

上官云端展开了第三张。

那丫头一脸的惊慌,但是说话倒是极为的流畅,而且,她并没有直接说人是上官云端杀的。

“皇上驾到。”恰恰在此时,皇上也来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摆脱暗处的那人。

他微依在一端的树枝上,悠闲而舒适。

“你疯了,你凭什么打我?”三夫人有些回不过神来,愤愤的质问道。

上官云端的眸子微微的望向那个女子,并没有丝毫的怒意,反而带着微微的笑意,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本王妃问你,你成过亲吗?”

毕竟女人的情绪是最容易调动的,所以,今天在场的多半都是女人,只怕那个也是利用了这一点,而此刻,她也完全的可以利用这一点。

刚刚那话,只不过是蓝岚好不容易找出来的一个借口,只是,却没有想到凤阑绝竟然这般毫不留情的拆穿了她。

蓝城的事,可不是由她做主的,她这么做只怕是另有目的。

秦思柔留了下来,其它的所有的人,便都快速的离开房间,快速的向着皇宫赶去。

“母后应该不会有事。”上官云端的眉头微蹙,沉声说道,既然皇上都要被废了,皇后就更没有威胁了,所以皇后不会有什么危险。

“恩,我知道了。”凤忆希连连的应着,只是,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却是满满的担心,“皇嫂,真的不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那些人,微微的惊住,似乎都微微的缩了一下身子,很显然还是害怕他的。

她心以前之所以易容,就是担心有些男人看到她的容貌,仅仅喜欢她的容貌,逼迫于她,但是现在,她已经答应嫁给凤阑绝了,也知道凤阑绝喜欢的不仅仅是她的容貌,所以,她也没有必要再继续伪装了。

如今,他占了这皇位,凤阑绝不但不争,不怒,反而自动的让位,这似乎也太过奇怪了点。

凤阑绝离开大殿后,便直接的带着上官云端离开了皇宫,而且真的如同刚刚在大殿上所说的那样,出了城外,去郊游。

只是,她们两人再望向那丫头时,却是纷纷的惊住,只见那丫头此刻正躺在地上,脸色发黑,连那唇角都成了黑的,唇角还渗出些许的黑血,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转向她,没有多做解释,而是快速的抱起了她,带着她一起跃上了那个窗口处,让她自己看个清楚。

不过,当时,上官云端正在吓那丫头,所有的人的注意都在那丫头的身上,倒是有可能忽略了其它的,只是,就算有些许的忽略,以他的警惕性,若是其中有人有异样的动作,他也不可能发觉不了呀?

毕竟,刚刚在场的,都可以完全的确定,那丫头是真的死了,那个奸细应该更清楚这一点,毕竟,那针上的毒的厉害,他应该是最清楚的。

所以,凤阑绝故意制造出那个丫头并没有死的假像,让外面的人以为自己失手了,以为那丫头其实还活着,但是里面的人,却是知道实情了,生怕外面的人上了当,自然会想法设法的通知外面的人。

“刚刚那个丫头已经死了,是被人害死的,我们想让你假扮成她的样子,来迷惑敌人,你能配合我们的计划吗?”上官云端再次轻声的解释着。

就连叶寒也没办法了,不过,若是找到了毒药,应该就会有办法了。

因为她身上的毒,凤阑绝这几天,也一直没有碰过她,毕竟,谁也不知道,她现在的身体是什么情况,也不太清楚,她肚子里的胎气到底是怎么回事。

并且放话出去,一旦立案,不管凶手是谁,都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前面的宫女显然有些为难,也有些担心,万万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一时间就是想换,也找不到这么合适的衣服呀。

那么到底会是谁呢?竟然会知道她心中所想……

上官云端越想越惊,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她的背后之人便更加的可怕。

“雨儿,雨儿。”此刻,上官傲天也快速的来到了上官凌雨的面前,蹲下身子,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轻声的喊道,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雨儿会这么死的,就连夜无痕再怎么狠,都没有要上官凌雨的性命呀,到了最后,竟然是她的娘亲亲生结束了她的性命?

“你?”上官傲天望向她时,冰冷的眸子中隐过几分嗜血的杀意,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狠了,而且到了现在,她竟然还一点都不悔改。

老虎不发威,还真的当她当病猫了。

“好了,不要再说了。”凤阑绝却是快速的打断了她的话,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还沉声解释道,“成亲的日子,可以再延缓几天,这事,本王会跟父皇与母后说的。”

上官云端也只以为凤忆希着急是因为耽搁了成亲的日子,再加上凤阑绝的解释,更没有多想。

“皇兄,你也知道父皇耳根子软,这么多年,都不管事了,他若真的做出了什么决定,到时候,你后悔都迟了。”凤忆希却有就是不死心的说道。

“我不操心,我能不操心吗,我可是凤月国的公主呀,而你身为凤月国的王爷,难道忍心看着凤月国落在那个败类的手中吗?”凤忆希怒了,有些口中择言的道。

“流萧,张府的那些房契与地契都拿到了吗?”上官云端见到流萧便直接问道。

她明明给上官云端下了毒的,而且还是同时下了几种毒,当凤阑绝找到上官云端的房间的时候,只怕她都快要无法呼吸了,所以,凤阑绝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她的藏身之地,根本就不可能发现她,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二夫人的一张脸,却是瞬间的惨白,上官凌雨会不会武功,她是最清楚的。

而谁都没有那个胆子去撞开王府的大门,除非不想活了。

不过,想想也不可能,秦思柔晕倒了,他现在不知道多紧张,多心疼呢,怎么还会折回她这儿来。

她记得流萧跟她说过,这种情况多半是因为体内中毒太久。

“还继续什么,被这么一闹,皇嫂怎么可能还记的。”凤忆希实在是忍不住了,微微带怒的望向她。

凤忆希听到她的话,虽然心中仍就有些担心,但是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望向一脸自信的上官云端时,心中也多了几分希望。

很快,上官云端已经超过了蓝岚,但是她仍就没有停下来,仍就以先前的速度,不急不缓,流畅的背着。

上官云端自然感觉到了蓝岚那直直地射向她的,狠不得杀死她的目光,不过,上官云端却没有理会她,也没有受到她任何的影响,仍就以她不变的速度继续背着,她背的越多,蓝岚就输的越惨,就会越难堪。

迎亲的队伍,终于再次向前行进,慢慢的进了京城,而那些刚刚围在城门口的百姓,都随即跟在迎亲队伍的后面,欢迎着王妃,众人一传十,十传百,不过片刻的时间,上官云端已经成了全京城的风云人物。

“是,那主子自己小心点。”那女子恭敬的应着,似乎终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毕竟她这次没有完成任务,主子没有惩罚她。

他也只能快速的跟着回宫。

她明白,他此刻的急切,但是他却仍就只是这般轻柔的吻着她。

“好了,好,本王亲自来教你武功,这样可以了吧。”凤阑绝一脸轻笑的望着她,现在的她,在他的面前,越来越情绪化,以前的她,总是一副拒人与千里之外的表情,将自己完全的伪装起来,但是现在,她却是将最真实的她,毫不掩饰的展露在他的面前。

依琴也快速的走了出去。

她说的没错,只要她易容成月儿,她不可能会不让她进房间,除非在她还没有进房间的时候就发现了她的破绽。

“这个不用你担心,这一切,我都已经计划好了。”上官凌雨一脸得意的轻笑,一双眸子慢慢的扫过上官云端身上的嫁衣,唇角扯出几分异样的怪笑,“你以为,我真的那么好心,为你做嫁衣,你知不知道,为了做这件嫁衣,我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不过,值了。”

因为心中的担心,他的身子微微的僵滞,揽着她的手也下意识的一紧。

太上皇今年已经八十六岁,只是,太上皇的身体一直很硬朗,他离开的时候,太上皇还是好好的,还非要跟他一起喝洒,怎么会突然病的这么重?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媳妇也带回来了。”太上皇唇角的笑愈加的明显的几分,一双眸子慢慢的转动,从凤阑绝的脸上转向上官云端。

“你,你?”太上皇的唇不断的轻颤着,一只手,微微的伸出,想要伸向上官云端,而此刻的他,似乎没有了刚刚的那份虚弱,似乎多了几分活力,一双眸子也真正的亮了起来,而脸上也微微多了几分血色,也可能是因为太激动了。

所以,二皇子这么多年来,一直想要争夺这太子之位,当然其它的皇子也都明争暗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