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千年一叹思红尘 第30章:乘兴而来

千年一叹思红尘

沈纾帆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2970

    连载(字)

92970位书友共同开启《千年一叹思红尘》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乘兴而来

千年一叹思红尘 沈纾帆 92970 2019-09-02

滕青山却紧接着道:“就算你们从南蛮城出发,前往蛮荒半月湖,也应该朝西南方向前进。而不是正南方向!难道,你们师伯祖,喜欢绕路?”

当然,那些前辈的心得体会,更重要!

在武者脑海中。

“这天才蒙蒙亮。”滕青虎推开房门,持着一杆混铁枪便走了出来,无奈瞥了一眼青雨,“青雨,你看看,这才什么时候?距离早饭,还有近半个时辰呢。”嘴上这么说,滕青虎依旧走到前庭院,练起枪法。

衣服上有着灰尘,因为一夜在庭院内静修,衣服上也染上灰尘了。

有这十七人,自然,右边这一排只剩下首位没人坐。

有进步,滕青山便很高兴了。

“那桌子下那一堆,是赤鳞兽的尖刺,那玩意实打实的,每一个都上百斤。足足有八十一个!”滕青山说道。

‘如影随行’枪法,威力比毒龙钻小些。

“嗤嗤~~”那面山石完全化为了碎末。

或许……

“根据司马庆实力,估计是先天三大境界中第一层次‘虚丹’!而且,这司马庆,是擅长灵活近身战斗以及潜逃的,真正正面厮杀,还差不少。”滕青山猜测,司马庆在先天强者中,应该也属于垫底人物。

只是灵根主要是透明的,只有那些根须是『乳』白『色』的。

“小心点,应该没事。”滕青山也说道,“它体积庞大,到时候,我们寻一个小地方一钻,它就没办法追了。”

“呼!”

滕青山只觉得人皮面具和皮肤接触处一片冰凉,人皮面具就自动吸住皮肤了,很舒服,滕青山没感到丝毫不舒服:“这司马庆,攻击手段很一般。可是这制造人皮面具能力还真强。”

前世,靠内劲辅助,就能靠身体抵御子弹。

“嗯?”滕青山猛地转头。

正当杜九心底美滋滋的时候,“锵!”一枚石子撞击秃顶老者‘杜九’的手中短刀上,杜九笑容陡然凝滞了。

须知,他这一偏。第一,飞行轨迹改变了,他现在落下的位置,是滚热的岩浆流。

而且!

一代高手‘杜九’,纵横过百年,就这么死了!

岩浆湖边上的高手们仅仅是心里感叹一下,随即目光就落在了湖中央的黑『色』石头上。因为此刻,一群高手几乎同一刻落在了那黑『色』大石头上。高手有这么多,而黑火灵果,仅仅有那么一颗!

光头壮汉脸『色』大变,人在半空立即一个旋转,可刚转身,他眼角就发现一道幻影『射』来。

一个个啧啧赞叹着。

“师伯祖!”关绿忽然道。

冀鸿思忖一下,关绿实力不错,黑甲军擅长合击,三十名精英联手的确能威胁那王陨,便点头道:“嗯,也好!不过关绿,你必须得小心,三十名黑甲军精英,千万别让他们分散。”

“是雷神刀‘吴越’!”一道声音响起。

所有人傻眼了!

逍遥宫如果还想霸道往前冲,恐怕,今天没几个人能活下来。

一阵『乱』响,一阵惨叫声,那飞向黑『色』岩石的七个人,当场就有六个人重伤坠下岩浆湖中。第七个人,只是多坚持霎那,紧接着就被一块石头砸在颈部,整个人直接坠下。

秃顶老者三角眼中寒光闪烁,同时‘锵’的一声,拔出了腰间的两柄短刀。

噗!

……

“隐秘洞『穴』,在那?”那三角眼、白发秃顶老者仰头一看,随即整个人一跃,仿佛一头老鹰,到了崖壁上,抓着藤曼,略微一查看,便发现了旁边隐藏在藤曼后面的大洞『穴』,秃顶老者朝下方点点头。

……

滕青山他们三人也愣住了!

“都统!那小子跑了。”杜洪喊了一声,连追过去。

走过去,滕青山再度聆听。

即使离的远些,在这地底区域一般都有六十度左右,如此高温,出汗当然快。幸亏都是厉害武者,如果是普通人,热的晕过去都很正常。

呼!

滕青山环顾周围,没人,这才指向洞『穴』处:“就是那!”

和这两大宗派比,归元宗要差上不少。

“统领大人,黑火灵果,会不会令先天强者过来?”滕青山忽然说道。

“蓬!”

地面出现一个足有一丈深,数丈宽的大坑,泥土碎石飞溅。而那古世友早就躲闪到一边去了。

滕青山心中一动,“我追赤鳞幼兽,赤鳞幼兽感觉到身处危险当中,他肯定要选择一条安全的路来跑。周围的山峰很多,为什么专门选了那一座?而且,它跳下去后,我紧跟着下去,慢不了几秒,怎么就找不到了?难道那峡谷有特殊之处?”

只是震断对方一两根胸骨,震伤内腑。

……

滕青山坐在杂草上,依靠着背后的一棵大树。这是在大延山边上,往下看就能看到归元宗扎的营帐。

一旦选择单体攻击,那创造这一招,难度,将比创造群攻招式难十倍百倍。不过……这一招,在设想中,将超过‘毒龙钻’,成为四招枪法中最厉害的一招!

滕青山不由错愕。

在滕青山看来,黑火灵根,绝对不可能单单只让人增加一万斤力气!

滕青山在心里加了一句:“同时也夺下黑火灵根!”

“是,宗主(师傅!)”

而那一次,李家庄的‘李金福’震撼了滕家庄族人,那一柄一百二十二斤狼牙棒,那个暴戾汉子,滕青山至今都记忆深刻。

冀鸿看了一眼离开的关绿,而后朝滕青山笑道:“青山,你这次拒绝关绿,可不是好事啊。你是不是看她没名列《雏凤榜》,没比试兴致?”冀鸿可是年老成精,一眼就看出滕青山的意思。

“律律~~~”

滕青山从窗户一跃而下,很快来到马厩处,在马厩处足足有九名黑甲军军士在看守。黑甲军的战马,那极为贵重。在外行走,都是有专门人看守。

“哦?”滕青山饶有兴趣笑道,“高手从外表看得出来?”

……

要名列《地榜》,最快的方法,一是直接杀死对方,当然这一条必须得有人看到,否则谁知道是不是你杀的。第二个,对方被打的正式认输,这也需要有人看到。

诸葛元洪笑着说道:“不管如何,我归元宗,也总算有一后辈子弟,能名列《潜龙榜》,不会再有人敢说我归元宗,后辈子弟无能了!”

“是,族长!”

每天有怪物,谁家堂屋敢不关门?

“竟然会开门?而且开门声音这么小,如果不是我段侯,换一个一流武者,怕都听不见。”段侯也吃惊,“传说那妖兽已经和人一样会思考,果然不假。”段侯已经将怪物认定为妖兽。

段侯悄无声息地缩在庭院角落中,黑夜中,一个人缩在庭院角落,如果不仔细看,的确难发现。

呼!

滕青山站在悬崖边上,看着下方深不可测的峡谷,冷笑一声也同样跳下,不过跳下的同时,滕青山每次下降数十米,都用手掌抓那些凸出的山石进行减速,片刻,滕青山便到了峡谷底部。

金家庄上千名族人眼眸都暗下去,他们都快绝望了。

一旁的段侯说道:“老伯,那个妖兽跟人一样很聪明!它这次受了伤,吃了亏,近期是不敢再来的!”段侯是亲眼看到,那怪物悄无声息地划掉民居的门闩,潜入屋中的。这么有智慧的怪物,不可能吃了亏后,还敢第二天再来。

“我求求你了,大哥哥。”那个孩童哭泣道。

在前世,他就是孤儿!

“不过,那是赤鳞兽成年体。在书籍中,对赤鳞兽幼时记载,只是鳞甲为黑『色』,紧急关头能全身变得赤红。就这两句,太简短。我之前都没想到,这是赤鳞兽。现在知道了,这是赤鳞幼兽,还没长大的赤鳞兽!”段侯详细说道。

“不过赤鳞兽再厉害,咱们也无法收服它。真正让武者心动的,是和赤鳞兽伴生的灵宝‘黑火灵果’。”段侯眼睛发亮,不停说着,“秦狼兄,当那赤鳞兽长大,只有吃了‘黑火灵果’,才能最后蜕变,蜕掉黑『色』鳞甲,长出赤红『色』鳞甲!成为可怕的妖兽!咱们武者可以抢在它之前,夺了那黑火灵果!”

“我断掉他一条手臂,这孟田肯定非常恨我。最后逃走,那咬牙切齿说要报仇。”滕青山很清楚斩草除根的重要『性』,特别是这种实力高强,有和自己有大仇的,必须杀死!滕青山一看周围,“嗯,现在周围也没人!”

轻功——天涯行!

“我已经深受重伤,如果持续厮杀,肯定要命丧滕青山之手。之前我断臂,吃亏在我的血月刀,比他的枪要短!这一次,即使他长枪刺穿我,我也要趁势杀他。”孟田下了决心,不顾一切杀死滕青山。

从黑暗中,滕青山走了出来。

“噗哧!”“噗哧!”“噗哧!”……

轮回枪就是一道闪电!刺向那模糊的红『色』刀影!

人消失的没有丝毫踪迹,太不符合常规了。

滕青山见状,立即明白。

滕青虎大惊:“这么厉害的毒蚊子?”

“哈哈,你们还不信?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好,我现在就慢慢追你们。让你们亲眼看看是真是假!”那声音轰隆隆地在天地间回响着,能将声音传这么远,毫无疑问,那人绝对是内劲浑厚的高手。

声音回响在上空,在场数千马贼听得清清楚楚。

“兄弟们,咱们就是刀口上『舔』血,怕什么?头掉了,碗大个疤!”大当家嘶吼着,面容狰狞,“他娘地,咱们这有五千兄弟,如果还让他们这点人活着离开,咱们还有个屁脸面?干脆『自杀』死去算了!”

他几年漂流海外,所谓何?他不甘心这些货物被抢走。

滕青山盯着被他悬提起来的大当家,冷漠道:“我说过,你的人根本挡不住我。”

二十名士兵包括伍长,一人一千两银子。

“是,是。”短衫汉子连退去。

被枪尖指着,大当家只感到一股冰冷的寒意。

“不过都统大人,我现在也拿不出这么多银子。我出来,不可能带这么多银子。要不,你等一会儿。我立即亲自赶回去,将银子拿过来。”大当家这时候说话声音都很小,唯恐惹得滕青山不高兴。

滕青山冷漠瞥了那柄饮血刀:“这柄刀,作价十万两!”

……

“嗯?”滕青山眼睛一亮。

“青青姑娘。”旁边的滕青虎连说道,“这是青山她妹妹,青雨!”

“小雨。”青姑娘也说道,“这事情,我去说一声就行了。不用青山大哥出面。”

刚行进不久,那马车车窗就探出一个小男孩脑袋,对着骑马的朱崇石喊道。

滕青山知道对方有秘密,便转移话题,好奇道:“朱兄,我还没出过海,这东海海外,有什么?”

这朱童,堪称‘财神’的家伙,本人还是一个先天强者。在耗费大量精力在经商的同时,还能成为先天强者,就连诸葛元洪,也是赞叹不已,钦佩不已!

面对这堪称‘天下第一富商’的朱童,就是归元宗,也得郑重对待。

一个大家族,肯定只有一个儿子继承家主位置,一旦继承家主位置,那几乎拥有绝大多数财产。

“这次,为那位九少爷‘朱崇石’保护送货的事情,就交给滕青山!让他再选两个百夫长,以及黑甲军的两支十人小队!”诸葛元洪淡笑道,“十万两银子,我派滕青山带领人马,那位九少爷算是赚着了。”

官道上一片马嘶声,惨叫声。

滕青山、杜洪、滕青虎三人骑着战马,在官道中央。凡是有马贼冲过来,三人随意动枪,便刺死了马贼强盗。

“朱兄放心,我们在前,有马贼,我们也会将其杀退!”滕青山笑说道。

滕青山骑着马,走在最前面,前面一里地就是血石坡了。

不过像《烈火五式》这种自创的,归元宗不禁止,相反,归元宗一旦知道,还会非常高兴的想要收录这秘籍,根据新创秘籍的威力,还会给创造秘籍的人高低不等的奖励。

当时那年轻人的伙伴被杀死,那年轻人一副疯狂的样子去杀白崎,可突然却放出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