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猎人 > 第68章:悲喜交集

第68章:悲喜交集

侦探猎人 | 作者:限定热可可| 更新时间:2019-09-02

自古就不缺才女佳人的故事,多少名流才子,为博红颜一笑,为佳人赋诗,王锦凌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但像凤轻尘这样的女子,却是第一个。

凤轻尘还在生王锦凌的气,进来后也不说话,只站在一侧,看王锦凌与九皇叔说着一些她听不懂的话。

“既然知道了,那就动手清掉,收拾干净就好了,凤离族还有不少人才。无论是凤离容还是凤离挚,或者是凤离忧都不是简单的人物。”凤离族数十代的累积,凤离族后代教养不比皇室差,最主要凤离族人擅战,有领兵之才。

不管明微公主手上的东西,有多大的价值,早晚也会落到洛王手里,等到明微公主没有价值了,洛王还会不遗余力的保护她吗?

“去,把他的老巢,给本王翻出来。”九皇叔没有让黑骑去帮忙,有他在,曲惜花逃不掉。

“师父,看我的。”豆豆双手为拳,拳拳朝曲惜花的指甲招呼。

无奈,蓝九卿只能远远地看一眼,叮嘱新的暗卫保护好凤轻尘,踏着晨曦而去:“凤轻尘,相信我,这件事绝不会善了,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凤轻尘自受伤后,昏迷了三天,这三天发生了不少的事情,先是翟东明以查刺客的名义,下令搜城,结果刺客没有找到,倒是找到几个前朝余孽,皇上大喜,翟东明虽然没有找刺客,却将功补过了。

“凤轻尘逼太皇太皇去死。”

说完这句话,敏夫人抹了一把泪,便1;148471591054062匆匆走了出去,九皇叔还能听到她出去后,压抑不住、失控的哭声……

“父皇,除了符小临外,其他人我都有信心。符小临他这个人立场太不坚定了。”所以,他即使觉得好用,可用起来也不放心。

“中毒?好好的怎么会中毒箭,之前那先大夫呢?都是死人吗?怎么一个中毒都查不出来。晋阳侯府,好一个晋阳侯府。”翟东明怒火中烧,立马就想调转马头,返回晋阳侯府质问,却被凤轻尘给强拉住了。

九皇叔的轻功很俊,在草丛上几个起落,便消失不见了。

在城外,听到九卿要立后的消息,秦宝儿疯了似的要进城,而他不知出于什么心思,便带着秦宝儿来了。

九州地图?

“怎么突然就降温了。”她知道有早晚温差大的地方,可没见过前半夜与后半夜,还能相差这么大的。

凤轻尘差点快哭了,最后还是司丞出面,把豆豆给劝住了。

凤府还是破破烂烂的,等着她的钱整修。

“嗯。”九皇叔拂了拂自己的衣袖,确定没有问题后,才从马车上下来,站在车门口,伸出手,对凤轻尘道:“下车。”

在两人的手相握的那一刻,似乎有一道电流流过,凤轻尘一惊,抬头正好与九皇叔视线相交,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交缠,说不出来的缠绵与暧昧。

那个手心受伤的护卫,寻了半天没有找到凤轻尘,便一脸气馁地退了回来,跪在南陵锦凡面前请罪。

对于古人来说,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不得损伤,而自己身上,有别人的东西,总是一件让人无法安然接受的事情。

“身家背景在哪都很重要。”凤轻尘看着自己所写的,农场构建计划,微微摇头……

凤轻尘将东西收拾后,便回到房内,推开门时轻轻地叹了口气,正准备转身关门,却听到屋内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好好的叹什么气?”

“啊啊……”凤谨一张小脸憋得通红,用力挣扎,凤离清歌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发现小凤谨的异常,她还在犹豫,还在考虑……

“豆豆,跟紧了。千万别走丢了。”凤轻尘担心出事,再三提醒。

既然是幻象,那应该就有破解的办法。这么一想,凤轻尘便不将对面那张牙舞爪的原主放在心上,努力想着破解的办法,可是……

南陵与东陵虽然表面上维持着邦交,可事实却是势同水火,南陵的探子被东陵拔了干净,皇上让她来东陵,也有让她在东陵重新培养探子的意思,这事办好了苏家的权势就更大了。

九皇叔除了出身比他好,还有哪一点比得上他?可就是这个出身压了他一辈子,让他即使奋斗一辈子,也比不上托生在玄霄宫的暄少奇,和生在皇家的九皇叔。

同样的年纪,同样的惊才绝艳,却是天差地别的待遇,想起众人刚刚夸他的那些话,凌天就感觉无比讽刺。

“文杭真的没有死?”蓝九卿想到,他追着西陵天磊离去时,没有看完的那一幕。

借刀杀人,这把刀,她可是挑了许久,就等着这个时候,发挥作用了。

见凤轻尘半天不说话,两小丫鬟心中暗暗焦急,小姐要是对不出来,可就丢脸了,她们有心想要帮忙,可是……

宝蓝长衫男子暗自叹气,王锦凌游学,怎么就不去他们那里呢,虽然偏了一点,可终归也在九州大陆不是,王锦凌去他的地盘,他要结交起来也容易。

“啊……这个可不能我。”凤轻尘看着早已熄灭的香,寻问店小二:“这是特殊情况应当特殊处理吧?”

镜月一听,连忙竖1;148471591054062起耳朵,对凤轻尘也多了几分敌意,凤轻尘压根儿不知,这小姑娘直接把她当情敌了。

呃……马车外不仅太监与车夫,就是那两匹马,也不安的踢着马腿。

“果然不该担心你。”王锦凌摇头轻笑,亏他这两个月来,担心凤轻尘因九皇叔的事,而独自悲伤,没想到凤轻尘过得比谁都好。

云海陷入沉默,云家和凤轻尘并不熟,凤轻尘不愿意帮忙那也是正常的,孙正道也知道这事有些为难,可是……

精致的小脸是满满的自信与得意:“凤姐姐,你这么厉害,没有什么能难到你,文杭相信凤姐姐一定可以帮上忙的,对了凤姐姐,你给我的药我有吃哦,我一吃肚子就不痛了。”

凤轻尘一脸无辜,委屈的站在原地,赤炼水和郭保济压根没就没把凤轻尘放在眼上,朝凤轻尘挥了挥手,示意她一边呆着去,别妨碍他们两人。

这凤府有凤轻尘在才是凤府,不然……就什么都不是了。

无依无靠的女子,拿什么去和权贵斗!

“九皇叔,你,你怎么才来。”

糟糕了!

“我这不是怕自己识人不清嘛。”主要她自己当局者迷,九皇叔作为旁观者,会看得更清楚。

王锦凌上马车前,回头看了一眼那几个,被绑住的洛王府护卫,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把这事安排后,王锦凌便不再去管洛王的事,他现在全副心思都放在凤轻尘身上。

一路上,王锦凌不停地用冷水,给凤轻尘擦拭脸和双手。看到凤轻尘断了的左臂,还有被划伤的脸颊和撞破的额头,王锦凌眼角滑出一滴泪。

虽然已过吃饭高峰期,可一楼的人却不少,这里确实不是一个说话的地方,凤轻尘虽怀疑符临这个时候找上她的用意,但也没有多说,和符临一同离去。

“呵呵……”蓝景阳冷笑:“堂堂凤离嫡女,确实没有必要怕我一个阶下囚。”

九皇叔的脸彻底黑了。

其实南陵等国,早就忌惮震天雷了,只是东陵一直没有对外用,他们找不到理由,现在这么好的理由奉上,他们当然不会放过,一定要逼东陵,以后不敢用震天雷这种武器。

“既然地图属实,南陵锦凡为何要公布出来,而不是自己去拿?”狂喜过后,皇上开始冷静思考,依夜城的实力,暗中出海并不是做不到的事。

玄情越说越愤怒,她原本是真心想要依附蓝氏,可和玄霄宫、玄月宫的宫主一通信,才发现这两人什么都不知,蓝氏也没有找过他们。

进来时,凤轻尘就看到这些尸体,从血液的凝固程度来看,这些人至少死了半个时辰以上,人死了,九皇叔却不走,明显是在等什么。

宴会筹备的很顺利,九皇叔放话、总督夫人打下手,在山东谁敢不给面子,卢家知道这是拉近双方关系的机会,也想要借宴会的事,消除之前的误会。

西陵天磊与北陵凤谦默不做声,两人如同约好一般,同时抬头,视线在半空中交汇,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羡慕。

凤轻尘闭口不言,默默地看着车门外,看着越来越远的皇宫,凤轻尘的思绪也越飘越远,最终只是淡淡一笑。

她是庸人自扰了,先别说九皇叔和皇上不一样,就算九皇叔和皇上一样,她也不怕。她又不是谢皇贵妃,九皇叔要对她护的人下手,也得看她同不同意。

凤轻尘轻叹了口气,她就算再愤怒这个丫鬟的背叛,此时也全消了。

她和一个死人计较什么,这个小丫鬟不过是被人利用罢了。

官差小心地上前,谦卑地道:“苏公子,这位是凤轻尘凤小姐,她是来领尸的,她的丫鬟出事了。”

她是不是清白与旁人何干,她不是传染源。

真正的天生媚骨,只盈盈一立,就能让人失心魄。

“出事了。”

不等侍卫说完,西陵天磊就急忙问道:“苏绾小姐可有出事?”

狼主只是听着并不接话,心里却暗暗吐槽:同样是风离族人,差距怎么就这么大,这位什么凤离幽歌,脑子一点也不清醒。

凤轻尘又问了一句,谷主直接一巴掌招呼过来:“别吵,小孩子坐不住就出去,在这里吵死了。”

“可是,我以前也压过你?”凤轻尘身子一软,回吻九皇叔,1;148471591054062九皇叔稍稍放松警戒,可就在此时,凤轻尘抽出手,在九皇叔背后一点:“刚学会的,拿你试验一下。”

“我要照顾凤轻尘。”这是王锦凌的交待,翟东明有充分的理由。

凤轻尘居然认识这两个人,还能让这两人屈尊而来。

在九皇叔的人还未攻上岛前,鬼王将岛上的事交待清楚,并让自己的替身带上鬼王的面具,由他主持大局,关键时刻拖住东陵九,而他自己则孤身乘小船,前往临近小岛。

“不好,他们上岛了。”百鬼宫的人见密密麻麻的大军往岛上走,心中一慌:“王不是说,东陵的水军全都病倒了吗?我看他们的样子,怎么不像病倒了?”

“一定是东陵这群小人暗中用计,破坏了王的计划。兄弟们,咱们上,把东陵狗皇弟杀了。”卯三见众人不安,怕影响军心,立刻跳了出来,将众人的怒火转移到九皇叔头上。

透过牢房上面的小窗,九皇叔双手复在身后,看着天空喃喃的道:“凤轻尘,这伙你应该出去了,放心,你的委屈不会白受。”

达达达……耳边传来细微的脚步声,九皇叔耳根微动,却依旧保护着跨立而站的姿势,一副万物都入不了眼的孤傲模样。

他手上到底拥有怎样的势力和多少高手,能让他的父皇如此忌惮,能如此迅速的做出这么多事情。

也就是说,东陵子洛想要做皇帝,要等他父皇死还要等上几十年,这几十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眼下一件事,就是后宫那群女人很快就会生一堆皇子、皇女出来,东陵子洛还有得愁。

鬼将战斗力非常高,甚至能指挥鬼兵。1;148471591054062

“这些鬼兵不是活死人,而是前朝守墓大军。”九皇叔脸色凝重,众人的心也跟着揪紧,凤轻尘见状,故作轻松的道:“这是不是说,我们已经走到皇陵了,再往前就是墓地?”

护陵鬼兵没有数十万,至少也有上万,暄少奇不认为,他们能一直打下去,找到鬼将,让鬼将命令鬼兵退下,是最好的法子。

凤轻尘从不远处射来一颗子弹,同样没有拦住鬼王,鬼王看也不看一眼,衣袍一撩,直接将子弹击落在地。

“不。”陈家家主深深地吸了口气,摇了摇头:“明儿,别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九皇叔肯收下我们的礼,只代表九皇叔知道山东有一个陈家,我们在九皇叔眼中依旧什么都不是。”

“怎么可能呢,我们送上的可是华园,东陵最好的庭院之一,可谓是有市无价,九皇叔怎么可能还会那般无视我们?”陈家大公子认为,他们送上重礼,在九皇叔心中应该与别人不一样,九皇叔收了礼就是接纳了他们。

陈家家主的话,让陈明哑口无言,好半天才讷讷的道:“父亲,既然是这样,那您为什么还要把华园送给九皇叔。”

事实上,太医们选出来的十位病人都很不一般,不过凤轻尘也没有打听对方身分的意思,他们只是医患关系,彼此间建立基础的信任就行了……1495杀招,起死复生

宁可错杀,也不放过!

“凤轻尘,擅闯血衣卫大牢,强抢嫌犯,可是杀头的大罪。”林大人带着血衣卫,在凤府护卫的逼近下,一步一步往后退。

“看样子,皇城的局势对九皇叔很不利。”王锦凌的看法和九皇叔一样,洛王的人敢如此嚣张,不把九皇叔看在眼里,定是皇上授意,要借机打压九皇叔的气焰。

软骨头都比给人当枪使的好。

离得越近,血腥味越浓,凤轻尘脸上的表情也越发的凝重,她知道因为她,九州大陆要死很人,至于无不无辜,凤轻尘不愿意去想,与其自己死,她宁可别人死,哪怕是无辜的人。

“小事,他们是我的人。”王锦凌自动略过的帕子的事情。

“在这里,不怕九皇叔来抓我们?”王锦凌笑道,完全发自内心的笑,他觉得让九皇叔那张冰山脸露出别的表情,比让凤轻尘接受他,更有意思。

九皇叔抹除了蓝九卿的存在,可并没有把九州令牌交出来,没有九州令牌蓝景阳算什么?

甚至可以说,没有玄医谷当年的支持,九皇叔没有这么快达到今年这个高度。除了银两方面,玄医谷的医术也为九皇叔拉拢了不少武将。当年凤轻尘的父亲身边之所以有玄医谷的人,并不完全是巧合,而是玄医谷想要拉拢凤战。

“为了让他们主动投降,我们自然要给出好处,出名要趁早,投降当然也要趁早,越早投降得到的好处越多,只有这样才能刺激他们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投降,以免好事被人抢了。”

“不付出一点代价,如何取信于敌人,王家人不是笨蛋,不是真的,没有人会跳坑,不把潜藏的危险清楚,王锦凌早晚还是逃不过一个死字。”悄无声息的死是最窝囊的,死在自己人手上,更是窝囊至极,王锦凌哪怕是死,也要拖王家那些嫡系下水,把王家的毒瘤引出来。

凤轻尘越想越头大,索性摊手:“王家的事,王锦凌的事我都不管了,我想他执意来凤府,应该不是要我救他,而是等你。”

算来算去,她也是被王锦凌利用的一颗棋,她也没有能耐救王锦凌,有九皇叔在,王锦凌估计不会有有事,凤轻尘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折子:“我累了,要去休息,云公子请自便。”

“你是关心我的,对吗?”九皇叔眼睛一亮。

凤轻尘穿好衣服,想想还是将之前搜刮来的银子和银票放下一半。

蓝九卿赶到时,凤轻尘已经离开了武阳县,蓝九卿听到暗卫的汇报,即气又心疼。

“你有没有给奶宝支招?”凤轻尘强忍着笑意问道。

他义父和父皇斗了这么多年,义父绝对不会乐意,看到父皇占便宜的……065嫉妒

凤轻尘不停地告诉王七,这里要什么,那里要什么,王七郁闷的几次想要弃笔而去,可看在凤轻尘热切的眼神下,他忍了,可忍的结果呢?

宫女哭成一团,苦苦哀求,安平公主却不为所动,抱着皇后娘娘大哭:“母后,母后,我怎么办,我怎么办。”

这个男人,居然没有被他一掌打飞,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做到的?

凤轻尘乖乖认骂,不敢回话,直到小凤谨心满意足地在孙思行怀里睡着,孙思行才停止念叨。

不尊师重道,不敬老尊贤。众位太医气的直颤抖:“洛王……”

真是一个麻烦的女人。

凤轻尘沉思片刻,说道:“告诉太皇太后一声,我现在太忙,抽不出身,还请太皇太皇等我三天,三天后我就去给太皇太后请安。”

“是。”有王锦凌和凤轻尘的话,下人自不怕敏夫人闹事,出了事,也有这两尊大佛顶着。

很简单的一个动作,可小团子做出来,却生硬无比。端亲王刚刚隐下的泪水,又再次涌了出来。

怎么回事?凤轻尘不怕她跪?

凤轻尘木然地站在原地,面对安平公主的指责,她无法反驳,曾经的事……她记得并不多,可也知道安平公主并没有夸大。

“我骑马,我找卫大人有事,捉拿凶手要紧。”翟东明很淡定的飘走。

凤轻尘连忙去处理,紧接着又去查看孙夫人的情况,这么一弄就到晚上,凤轻尘又把中饭给错过了。

“本王等了你们一天。”九皇叔恶人先告状,谷主等人张嘴想要解释,九皇叔却不给他们机会,继续说道:“看你们一个个珠圆玉润,想必江南的水土很养人,把你们都养懒散了,一个个成天不在王府,到处游山玩水,偌大的王府就只有孙思行一个人在。”

凤轻尘的声音很轻很轻,可九皇叔却听得真正确切:“轻,轻尘,你,你说什么?”

“轻尘,你,你……终于肯原谅我了?”九皇叔狂喜,这个时候什么冷静、理智通通都抛到九霄云外,他只想紧紧地抱住凤轻尘,告诉她,他此刻有多么高兴。

即使再不解,暗卫也以最快的速度,将凤轻尘出行的事情安排妥当。

来之前,中间连线的人就告诉了他,想要让族人不在冬天饿死,就要看这位凤姑娘愿不愿意。

短短十步,凤轻尘就是再磨蹭也有限,很快两人之间就只有一臂之遥,九皇叔便不再等了,直接伸手将人拉到怀里。

“这说明你越来越欠咬了,明明因夜城主的死获了利,还要在我面前装腔拿调,讨人厌。”凤轻尘伸出手指,在九皇叔的胸膛猛戳了两下。

“雪狼,爬上去。”九皇叔指了指山壁顶,示意雪狼往上爬,横在中间,而他则与凤轻尘一人守一边。

哼,谁让她明明是担心王锦凌,还拿西陵天宇做挡箭牌。

虽说凤轻尘说清了,他心中的膈应也淡了,可并不表示他能容许凤轻尘把太多的心思放在王锦凌身上。

可此时要她再说安慰的话,凤轻尘又担心,西陵天宇会以为事情不严重,又故态萌发,索性一句话都不说,只提醒下人,小心服侍好西陵天宇,有事立马找她。

表现的这么明显,凤轻尘鄙视的瞪了云潇一眼:“你放心,我不问王锦凌的事,也不管王家的事,九皇叔既然出手了,王锦凌就不会有事,王家也轮不到我来操心。”要连这一点信任都没有,她也不会和九皇叔纠缠这么久了。

两人并肩离去,王锦凌站在梁柱后,握了握手中药瓶,叹了一声,转身离去,手中的药瓶也顺势滑落,在地上滚了几圈,也不知落到哪里去了,便宜了谁。

手短、脚短,才刚能走两步的凤谨,给九皇叔行礼的时候,整个人东倒西歪、摇摇晃晃,偏偏他做得一本正经。

九皇叔没有虐待南陵锦凡,除了没有自由外,南陵锦凡在东陵期间,所用一切皆为上乘,至少比蓝景阳被关押的期间好多了。

王锦凌和南陵锦凡说了什么,外人不得而知,只知南陵锦凡在王锦凌走后,在窗口站了许久……

“南陵……”南陵锦行声音一沉,语气低落:“回去又能如何,那里已经没有我的立足之地,我在南陵始终是个外人。”

谢家上下都急得团团转。

他是王家大公子,他一出生就享受着“王”这个姓氏带来的荣华富贵,同样他也要为这个姓氏付出。

既然决定去参加谢家主办的诗会,凤轻尘当然不会再矫情了,出了王锦凌的院子,就朝大厅走去,希望谢三还在吧。

“三公子,我姐姐落水受了寒,不见客。”周行不卑不亢的拒绝,同时将帖子推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