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猎人 > 第58章:优胜劣败

第58章:优胜劣败

侦探猎人 | 作者:限定热可可| 更新时间:2019-09-02

王不仕在众人的伺候之下,起了床,不等洗漱,邓健便道:“王老爷,今日的日程已经安排好了。”

“杨家四万股。”

他们心里……激动哪。

萧敬站在一旁,言不由衷道:“陛下,殿下……他还是个孩子呀。”虽是这样说,他的眼里,写满了期待。

萧敬顿时打起精神,正待要张口呼喊外头的禁卫。

七八个首领此刻精神一震,纷纷响应:“将这狗皇帝拿下!”

王守仁轻描淡写,看着他:“无知鼠辈,不堪一击!”

王守仁叹了口气:“国小而不处卑,力少而不畏强,无礼而侮大邻,贪愎而拙交者,可亡也!”

那些没有参与突兀谋叛之人,心里松了口气,可是随之而来的,却是恐惧,他们拜下,竟不知如何是好。

他至马车之下,拜倒:“老臣见过陛下。”

这令张懋有些奇怪。

那萧敬,也不是单纯之辈。

王守仁已经穿戴上了通天冠和冕服,在这繁复的冕服之下,王守仁的脸有点不太自然。

大明只有这么一个太子,这一点萧敬比任何人都清楚,一个做事如此不计后果的人,他几乎可以想象,若是自己不顺从,太子殿下会怎么对待自己了。

“没,没有。”方继藩的脖子,像要捏断了,拨浪鼓似得摇头。

方继藩:“……”

这一路上,看着朱厚照乖乖的随扈在自己左右,一脸莫名乖巧的模样,让弘治皇帝心里,多了几分安慰。

方继藩道:“陛下,前去大同之后的礼节,都是礼部负责吧?儿臣希望礼部,将大礼的全过程,写一份章程,送到儿臣这里。”

方继藩道:“陛下乃是九五之尊,这些事,自当是陛下来的。”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弘治皇帝满意的点点头。

海贸,历来是很挣银子的,那西洋的香料,佛朗机的钟表,大食的毯子,还有从大明出口海外的瓷器和丝绸。

那以后宅子……

王不仕觉得心惊肉跳。

眼镜之后,掩藏着王不仕羞怒的脸,他看着眼前的人,咳嗽。

王不仕没有说话,只朝他们点点头,又重新戴上墨镜。

“他的那个眼镜,竟是黑色的。”

“此人叫金三言,这个名字,要记住了。”弘治皇帝轻描淡写的看了一眼。

这是啥意思?

说出这里时,方继藩下意识的脸微微一红:“我觉得,陛下当然是原谅太子殿下。”

弘治皇帝看了方继藩一会,便道:“继藩未雨绸缪,果真是一番谋国之言。”

这哭声,神奇的戛然而止。

他虽只是顺着方继藩的话来讨好方继藩。

说到底,谨慎的巨富们,个个都借鉴了历史经验,选择了低调行事。

其实这统计学,看似只是列出一些枯燥的数字,可它的出现,其作用,却是极大。

这样的情况,王文玉此前就遭遇过,因而显得格外的镇定。

因为这个大陆,压根就没有马的存在,自然,也就不存在骑兵。

翰林院里,沸腾了。

“少爷……少爷……”王金元匆匆寻到了方继藩,气喘吁吁的说道:“少爷,那个……那个王不仕来了,说要拜谒少爷。”

整个邓宅,顿时乱做了一团。

皇上和方家鼓励人买宅邸,他买了,大赚。

皇上和方家,鼓励人投入进作坊里,他买了,同样大赚。

而今,他已是翰林院侍讲学士了,再进一步,便是翰林大学士,可谓是官路亨通。

……

朱厚照吓了一跳。

刘瑾也打了个哆嗦。

“当然,它的真正职责,却是有别于东厂和锦衣卫。你们也知道,眼下我大明下西洋,既有佛朗机人虎视眈眈,又有诸国蠢蠢欲动,天下诸国,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为了保障航路,清扫我大明扬威四海的障碍,理当在海外,建立分支,刺探军情,尤其是要严防,犹如上一次,佛朗机人袭击新津,或是袭击我登州的情况再一次发生。这些人员,自然是决不能在我两京十三省内活动,不然,难免有所避讳。可在海外,却需有人,四处活动,陛下这些年来,年事已高,身体大不如前,而下西洋,乃是国策,太子殿下,理应为陛下分忧,因而上奏,恳请建立这样的机构,为陛下分忧,有何不可。”

可毕竟是需要出真金白银的,没有人敢冒这个风险。

现在……欧阳志遇到了他最大的困难。

他战战兢兢,涕泪直流。

弘治皇帝道:“朕倒是颇有担心,听说单单这几条铁路,联通起来,欧阳志的奏疏里,已有明言,说是需筹银千五百万两,这涉及到了铁路、蒸汽车辆购买,后期维修保养的开支,这个数目,太大了,朕不敢朱批………”

“这牵涉到的,上上下下,是数十个产业,上百家的作坊,十数万的匠人。价格,都是西山建业以及西山蒸汽研究所费了无数的功夫,才得出的。若是这价格降低,就因为,欧阳志乃是儿臣的门生,那么开了这个先例,以后怎么办?倘若这铺设铁路,不挣银子,更糟糕的是,蒸汽研究所以及西山建业,还能花费大价钱,继续去改良蒸汽火车以及改进钢铁、枕木的建造工艺吗?陛下,不能做赔本的买卖啊,因为一旦赔本,或者是无利可图,长此以往,我大明的这些产业,就统统的止步不前,看上去,现在修了几条铁路,国家占了便宜,可长久而言,却是百害而无一利。”

“还有!”弘治皇帝突然冷冷的侧目看了萧敬一眼:“以后再敢在朕面前,乱嚼口舌,就收拾了东西,去孝陵吧。”

却迎来了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

那位公爵觉得头已有些眩晕了。

那种微熏的感觉,眼前开始出现些许的幻觉,他似乎看到,天上似有圣光,许多天使在唱着赞美诗。

公爵的头上,蒙上了绣着十字的裹尸布。

现有的道路,根本承受不住。

方继藩觉得好像自己和欧阳志沟通确实困难。

只是,这些女医,对于这浩大的大明宫而言,不过是一粒小石子投入了汪洋大海,自是掀不起丝毫的涟漪。

而后,弘治皇帝看了奏报一眼:“将人宣来吧。”

这个王文玉,当初还曾在科学院里当值。

可是……

见无人为自己说话,刘焱更是恐慌了。

致仕是主动退休,罢黜是被革职,虽然都是不做官了,其意义,却完全不同。

梁储淡淡道:“吾之女,不嫁尘垢粃糠之辈,以后,请万万不要提及这样的事,还请自重!”

卧槽,这还是人做的事吗?

知恩图报,乃是理所当然。

这刘家,不是有几个人在朝为官吗?

弘治皇帝看着一脸诧异的刘文华,只因为这恩荣,让他措手不及,弘治皇帝笑道:“刘卿家……还不接旨。”

“陛……陛下……草民,草民……”刘文华惶恐的在脑海里,已掠过了无数的念头,当做这一场退婚不存在?

刘文华红着眼睛:“就是前几日……她在宫中,只怕……还不知情。”

他不禁吞了一口唾沫,期期艾艾的道:“陛下,我………草民,草民不敢隐瞒,这梁如莹,她……去学医,引来人口舌,草民……草民怕他侮了家声……”

弘治皇帝道:“若非此女心灵手巧,学来了医术,只怕太皇太后,便要崩了,这就是你退婚的理由,圣人之书,在朕看来,你是白读了,似你这般,禽兽不如的东西,也敢自称自己是圣人门下,来人,此人无德,革去他的功名,永不叙用!”

朱厚照耷拉着脑袋:“这已是很委婉了,哎,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多解剖几次,就成了,到时候让她们自己来试试,即便将来,有的女医不需手术,可让她们知道这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再去看求索期刊的论文,也就能清楚许多病理了。”

方继藩倒是显得极有耐心,这是为了天下万万个的妇人啊,为了证明巾帼不让须眉,我方继藩辛苦一些,又算得了什么?成大事者,就难免要有所牺牲,比如说色相。

弘治皇帝坐下,看了一眼方继藩,呷了口茶,而后笑吟吟的道:“继藩,现在,你可算是松了一口气吧。”

弘治皇帝一愣。

“不对!”听到此处,一旁的朱厚照老半天,才明白什么意思,他不禁道:“父皇,若是钦天监说这不是祖宗们和上天的意思呢,若如此,岂不是更麻烦,这样弯弯绕绕,有什么意思,多大点事啊。”

“为啥。”朱厚照瞪大眼睛。

方继藩道:“殿下以为呢?不然,朝廷要钦天监做什么?”

就如做女红一般,做女红有什么用,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意义,这些小姐们,并不需要在未来缝补自己的衣衫,只不过所有人都学,她们自然,也就学着。

她微微一笑,道:“就让陛下侍奉着祖母吧,我等暂且退下。”

张皇后却只当是她娇羞,女孩儿家嘛,总是难免会害羞,未出阁的女子,不都如此吗,她此时,心里已有了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