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猎人 > 第122章:以刑去刑

第122章:以刑去刑

侦探猎人 | 作者:限定热可可| 更新时间:2019-09-02

自从司徒鸿倾力追求余靖秋开始,卓依和他就已经完全分道扬镳了。

“长风。”司空阳随即面带微笑看向一旁的池丘白,“该怎么指点这些小家伙,你完全随意!你如果因为没时间懒得指点,也都随你。”

黑发老者露出喜色。

东伯雪鹰当即化作流光,迅速破空飞去。

“竟然出在同一个行省,看来轮到安阳行省爆发了。”

“就不该强行刻意的指点。”

“你,你……”司空阳此刻无比震怒,也无比失望!

都柔柔永安依旧是第一和第二,巫苍第三,卓依第四,司徒鸿第五,张鹏第六,余风第七,濮阳波第八,东伯雪鹰第九!

他真的不明白。

东伯雪鹰转头一看,远处的黄袍老者宫愚师傅脸色难看,而一旁的司空阳观主也冷着一张脸,没有其他表情。

对一个族群而言,真正最顶尖的强者,对族群的帮助才是巨大的!所以夏族也会去培养那些有希望掌握三品真意,乃至二品真意的。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谢谢!

“就前面。”宫愚指向前方一座山头,那座山优美无比,有着许多山泉,山泉咕咕,有雾气腾绕,有些山泉旁还有着一座座竹楼。

越往上,真意差距越大。

“最近一年,那群小家伙有什么突破么?”司空阳观主问道。

生死殿的偏厅花园内,东伯雪鹰正在修炼着枪法,他的力量消耗早就靠‘源石’恢复了!

“我的实力压的很低。”水流男子开口,声音带着奇异的诱惑力,甚至让东伯雪鹰灵魂都有些颤动不稳,“只要你的兵器,能攻破我的刀法,碰到我的身体,我就会自动溃散。你便算赢了。”

对方仅仅一柄刀。

“传说中炼狱骑士解离,是怎么赢的神界战兵?”东伯雪鹰忍不住想到,炼狱骑士解离是夏族历史上唯一一个曾经赢过十一场的,当然他当初遇到的神界战兵,和自己遇到的这一个可能并不一样!而且那位炼狱骑士解离能赢到十一场,除了太古血脉外,境界等方面怕也是极高。

东伯雪鹰就明白,这一战自己赢不了了。

恶魔‘拉弗达’看着眼前的赤脚站着的黑衣人类青年,审视观察着,他很清楚面对任何一个猎物都得仔细观察,发现猎物的弱点,而后一击毙命!

“不”恶魔拉弗达惊恐不甘,他不甘心就这么死去,可是这一记回马枪太快了!他现在手臂都来不及举起抵挡,后退也来不及,甚至头脑都来不及多思考。

对东伯雪鹰而言同样是太快了,因为敌人是迎面最高速度冲上来,他一枪刺出来不及变化就刺入了锁骨内,长枪带着强烈的旋转,在锁骨处刺出了个一个大的血窟窿,连那粗壮的满是鳞甲的喉咙都有部分被撕裂开。

之前这头恶魔就被自己刺穿了胸口,摧毁了心脏!那么恐怖的伤势,自己怕得瞬间毙命,可恶魔不但迅速恢复还进入爆发形态,之后又是大量的比较严重伤势,那些伤势东伯雪鹰看的都觉得心颤,可恶魔一样能轻松恢复。

按照规矩,第八场过后就是第九场。

“归你就归你,我说你这个糟老头,都快死的人了,要十万斤源石有个屁用?”叶老太太不爽道。

“你给我闭嘴!”叶老太太瞪眼。

“轰!!!”猛然的一绞,咔嚓!青发男子粗壮的右臂前臂处整个都扭曲断裂,骨头都冒出来。

&nbs

东伯雪鹰就是后面这一种。

“噗!”

凝练出真意的,才算得上圣级中的真正高手!

“他达到了力量圆满如一之境。”东伯雪鹰立即做出判断,“水浪对他的影响较小。”

身高近五米的巨汉土著,他的盾牌同样大的很,就仿佛一面巨大的墙壁朝东伯雪鹰冲击过来。如果是一些兵器碰撞还能讲究技巧等等,可纯粹的一面盾牌碾压过来……应对起来可就麻烦多了,东伯雪鹰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一剑剑威能叠加,是必须连续施展,不能停的。

“好快。”东伯雪鹰一惊,手中长枪立即一圈,笼罩前方。

他奔跑起来踉踉跄跄,速度都只能发挥出三四成,最重要的是连‘精确性’都无法把握!一步迈出,或者远了,或是近了,或者偏了。

“按照薪火宫定的规矩,第四场的对手会是斗气分身!第五场对手依旧会是一名下位超凡土著!而第六场的对手就是中位超凡土著了。”东伯雪鹰暗暗道。

跟着东伯雪鹰陡然发力!上挑!

咻!

“战斗技巧一般般,胜在身体结构。一些仅仅天人合一的超凡骑士的确很容易栽跟头,超凡法师们不擅长近身战,又不能使用特殊的器具,只能使用最简略的法杖,也的确容易战败。”东伯雪鹰观察后,原本用来格挡的长枪。

在夏都城的修行氛围很好,这里聚集着大量的超凡们,平常放松休息时东伯雪鹰就和一些好友去酒馆喝喝酒,去酒楼吃一些罕见的美味!除了关系最近的安阳行省的超凡们,东伯雪鹰也认识了其他不少超凡,在聊天中,也知道了越来越多的讯息。

秘术想要修炼的高深,必须境界够高!

过去的枪法。

在整个观看的东边区域的最角落,正坐着一名驼背老太太,这驼背老太太周围弥漫着一层淡淡的血红色雾气,周围数十米内都没有一个超凡胆敢靠近!可是晁青老头却是直接走了过去,那血红色雾气也自动让开一条路,任由晁青老头走到了驼背老太太旁边坐下。

贺山主在旁边也跟着点头。

所以源石很重要,法门也很重要。

上万根丝线瞬间构造立体符印,因为明白其中奥妙,所以在凝聚的一刹那,东伯雪鹰就明白有好一些丝线都

彭山放下酒杯笑着道:“雪鹰,在场我年龄最大,就多说两句。你刚来夏都城……最重要的就是即将的超凡生死战!哈哈,你可是千年来跨入超凡最年轻的一个,你的超凡生死战不知道多少人想要看,恐怕一些潜修的半神,都可能来上几个。”

“血刃酒馆只是单纯的杀手任务,他们也有规矩的,不会闹的天怒人怨。”池丘白说道,“要悬赏你,你越加妖孽,悬赏赏金就越惊人,所以超凡被悬赏,还是很少见的。”

血刃酒馆是出了命的黑!要价超高!

而像龙山楼、帝**队等等这些力量都是由夏都城这边直接操控的!否则帝**队又怎么会有那么多超凡坐镇?

“女管家?”东伯雪鹰看了这名女管家。

来到主殿厅内,恢弘的殿厅内,此刻已经坐下了六位超凡,超凡们都是席地而坐,面前有一条案。这都是夏族古时吃饭的习惯,在凡人世界也就一些比较讲究的大家族……还会这么吃饭!像东伯雪鹰家毕竟父母之前都是当冒险者,都不太讲究。

“不早了。”东伯雪鹰看看天色,虽然因为水源道观许多地方有光亮,可现在估摸着已经是深夜了,自己看那些秘术介绍太入迷了。不像兵器随便耍耍就能感知,观看秘术介绍……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

“靠运气,不靠谱。”

“好。”东伯雪鹰步入其中。

“奔雷枪,人阶下品,需一斤源石换取。”

圣阶下品兵器,价格暴涨,一般在百斤源石!虽然价格暴涨,可从人阶超凡兵器和圣阶超凡兵器,也是有着质的差距的。人阶极品、圣阶下品……对实力影响可能相差三四成!

大家记得投下推荐票啊,每人每天都有的!

所以……

“晚辈明白。”东伯雪鹰感激道。

一艘炼金飞舟降落在雪石山的山脚,而后一群人从山脚走上来。

东伯雪鹰将项庞云遗留的诸多金票等等都留给了父母,当初项庞云的储物宝物内的金票可是堆成了一小堆,这个以杀戮为乐的魔兽一族的潜伏者,一次次去接血刃酒馆任务,得到的金币非常多,多年积累下来,或许有其他方面的消耗,可留下的就足足八百多万金币。

这让东伯烈夫妇也颇为不舍。

真够狠。

“有事可以透过传讯手环告诉我。”东伯雪鹰笑着,“就这样吧,我走了。”

(本篇终)

大雪原上一些残暴的魔兽早就被人类灭掉了。

“我叫公良远,刚跨入圣级。”帅气男子微笑道,“道观是安静修行之地,这里最多就是称号级凡人了,正常都有数百名称号级在此修行,一般只有觉得再无寸进,才会回到家乡。”

一座很普通的木制三层楼阁,东伯雪鹰进去翻看寻找适合自己的斗气法门。

随即,羿鸿便化作流光飞离开去。

东伯雪鹰摇摇头:“根深蒂固?在超凡面前都是笑话!过去我们青河郡没有超凡,司家才能逐渐渗透,渐渐的把持掌控整个青河郡!现在我已经成了超凡,按照水源道观的规矩,青河郡就自然成为我们东伯家族掌管的地盘!”

超凡寿命都很长,刚开始和凡俗纠葛多点,越往后,和凡俗纠葛就越来越少。甚至有一些超凡……都自私的完全不在乎凡人,都投靠到魔神会去了!

轰隆~~~

天地之力裹挟下,餐厅大门直接关上。

“司城主,你再反抗,我们就只能杀了你了。”

从辈分上算,司良红等一个个称号级们,都是水源道观弟子。东伯雪鹰则是护法!比他们高了一个大辈分!

俊秀的司尘法师正在进行一些试验,孔悠月则是在一旁观看思索。

**

半神,就是最顶尖的,不是一方超凡组织的首领,也是太上长老、尊者、副山主、副观主之类的称呼,地位等同首领。

也就像池丘白这种能名列圣榜第一的,且年轻,才会被认为跨入半神把握很大。

白色手环暂且收起来,那黑色手环轻易超凡斗气侵入炼化,戴在手臂上,黑色手环就融入皮肤内。

这三道讯息分别是——

2,五种神级杀戮秘术,可任选一种。

不管是圣榜第一的池丘白,还是半神榜第一的‘贺山主’都不是大地神殿、血刃酒馆的reads;。

又是两份清单!

“咦,竟然能挡住我,有点意思啊。”半秃男子声音在半空中回荡。

比如卡在飞天级巅峰,或者卡在圣级巅峰!为了寻求更多资源突破,又或者为了更强的力量,投靠‘魔神会’也是有不少的!魔神会背后是一位非常强大的魔神,他非常舍得将大量宝物想方设法送到这一方世界来,引诱更多超凡。

“上述两大超凡组织,都是背靠强大神灵的组织!一旦加入,优点是资源更多,也有些外界学不到的强大隐秘法门!可缺点就是,规矩束缚多了点。”

须知连司家,仅仅靠着一个司良红,就隐隐把持整个青河郡了。

若是成为神灵,六大超凡组织都暂时低头臣服,可成为天下间的皇帝,自身家族成为皇族……可一直传承,直至下一位神灵诞生,皇族身份才会被剥夺。

她的确惊恐不安。

“是领主,旁边的是东伯烈夫妇?”司安一眼就认出半空中的三道人影。

“东伯,阿瑜!”伴随着激动心颤的声音,宗凌、铜三、青石都出现在了城门口,其中宗凌、铜三最为激动。

安阳行省龙山楼总楼主?

“不不,这不是法师,刚才的水浪是万物境引动的水!”银月骑士这才明白醒悟,他想要躲,可巨大的火焰手掌太快了,他只能连用盾牌挡在上方。

“队长。”立即有守卫来巴结,扶起了银月骑士。

海洋界石灵液,一般的超凡圣级高手都舍不得当饭吃当水喝!是雷真长老一生最大的收获,死前都留下阵法,宁可毁掉也不愿便宜了魔兽一族。

……

金色猿猴有些疑惑看着已经到了远处百米外的自己主人,东伯雪鹰竟然独自在那练起了枪法。

东伯雪鹰手中的长枪旋转着刺出,已经完全脱离了《玄冰枪法》的一些方法,长枪刺出时还带着旋转的水流,当金色猿猴的大巴掌碰触到东伯雪鹰的长枪枪尖时,就感觉仿佛拍击中了一个不断旋转的陀螺,长枪枪尖滑不溜秋旋转着竟然就变向滑过了它的手掌,跟着直接刺向金色猿猴的胸口。

“对了,姬容和悠月怎么样了?”东伯雪鹰问道,昨夜虽然和弟弟他们聊了很久,可姬容毕竟是弟弟前女友,自己也没问。

如今他看待这些事更加超然,对孔悠月他也没多少恨意,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心机够重,如今也算攀入了司家。

马蹄扬起,停了下来。

说着司安楼主就一翻手,手中出现了一方形晶牌,司安楼主开始在晶牌上写下字。

东伯雪鹰无声的眼睛就湿润了。

东伯雪鹰正和母亲说话,且因为母亲现在的模样他本就憋着怒火,听到旁边这守卫还聒噪,不由转头看去,眼神中带着冰冷杀意。

东伯雪鹰摸了摸青石的脑袋,忽然微微一愣,过去摸弟弟脑袋都是比自己矮上一大截的,可现在都和自己差不多高了。

“不过还是这么帅气,靠这张脸就不愁吃穿了。”心情极好的东伯雪鹰暗暗嘀咕。

深夜。

餐厅的餐桌上。

“是东伯雪鹰!”游图连道,“东伯雪鹰回来了!”

几个呼吸时间,一道水流就从一座火山口飞出,跟着迅速飞到了高空的云雾间。

水流化作了黑衣青年。

在空气中飞行最轻松,在地底、海水地方穿行受到阻碍,速度就慢多了。

“只能沿着既有的通道!不能丝毫破坏。”

二次觉醒……才能真正有几分真正太古生命的风采。

……

东伯雪鹰走到旁边,这才一挥手,将银色手环内的物品全部取出来,尽皆落在了大殿地面上,其他宝物他都没管,他直接来到那些书籍的地方。

“他想要突破半神?”东伯雪鹰暗暗道,“之前我看的斗气法门,从低到高,超凡之路分成三个大阶段,分别是飞天、圣级、半神,看来这位海神宫长老就是圣级了,难道圣级就能活一千五百年?一旦突破到半神,还能活到更久?”

书籍中接下来就较为琐碎,是这位超凡强者‘雷真’回忆这一生的一些主要事迹。

“薪火世界?魔神会?巫神殿?进入小型世界?”东伯雪鹰观看着雷真的回忆录,也窥伺到超凡世界的些许。

“沿着山谷谷壁爬下,或者爬出去……是最直接的办法,可也非常难。需要躲着那些守卫!并且离洞府神殿需要足够的远,因为越近守卫越加严密,根本不可能悄然从正面进入神宫!运气够好、耐心够好,或许有希望从谷底爬出去。我曾经派遣一些弱小的炼金生物慢慢爬,前前后后派遣了十五个弱小的炼金生物,最终只有一个成功爬到黑风崖上!我在黑风崖上从炼金生物身上得到它的详细经历,守卫的确极为森严,这条潜伏的路太难太难。”

“你这猴子力量还真大,不过,这一次你输定了!”东伯雪鹰却是充满自信,身体一落地就迅速前冲,快如鬼魅。

“好快。”金色猿猴连挥出了长长的锁链,锁链飞舞,阻拦向东伯雪鹰。

长枪一次次抽打,抽打在金色猿猴身体的一些关节部位,打的金色猿猴整个踉踉跄跄。

“我们俩配合多年,最擅长纠缠敌人,别说是你,就算是一些超凡强者,怕也难以突破我们的阻碍。”金色猿猴自信道。

“哼,他传什么话,我倒要听听。”墨阳瑜冷笑一声。